海波的婚事(3)

tags: fiction

三、汪丹的爱情

汪治军正在厨房里忙碌。他正拿筷子戳那滚水里的腊肉,看看熟透没有。汪逸仙就不声不响的走进了厨房,吓了汪治军一跳。 “哟,仙叔,快来吃饭。”汪治军跟汪治永同龄同辈,所以称汪逸仙为“仙叔”。 汪逸仙背着手,弯下腰在锅边看,赞道,“这块腊肉要得!” “来,马上就切起,仙叔我们喝两盅。” “嘿嘿!”汪逸仙当然不是来喝酒的。

汪治军的女儿汪丹是村里考上大学的三个后辈之一。 汪丹考大学的经历有些传奇,其它她上高中的时候成绩并不算出色,考上大学的希望不大。高二那年,她又不知怎么的就谈起了恋爱,经常逃学跟一个辍学开摩托车的旧时同学到处潇洒。后来被老师知道了,家长会上通知了汪治军。 汪治军人瘦,力气却大,提根棍子,一路奔到学校,在校园里怒吼,要把勾引他女儿的龟儿子腿打断。结果那个伙子吓得躲在宿舍楼顶一天都不敢下来。后来他也真的怂了,一年都没在镇上出现。 汪治军没解了恨,仍然把女儿拖回家,揍个半死,锁在家里一星期,不准上学。 后来几位老师都闻讯来劝,汪治军就找个台阶把汪丹送回学校了。“给老子好好读书!老子天天这么辛苦供你上学校,你以为是为啥子?!”

这个事件之后,汪丹忽然就好像来了灵气,一年半时间里,成绩渐渐上扬,高考那年居然考了个二本!乡村高中考上二类本科,基本上跟城市高中考上重点大学一样。 汪丹的名字被写上红底金字喜报,在校门口挂了一个暑假。汪治军每每提起自己的女儿,就会骄傲地说,“那不是我的一顿打,她出得来?”

关于高中的这段故事,汪丹后来在人人网上写过一篇回忆。 “……年轻的时候,爱情是不管不顾的,有感觉就好,快乐就好。但是年轻的我们太脆弱,感情经不起挫折。伴随着我们一天天的长大,当年的故事仿佛变得不真实了。但我仍然确信,如果没有当年的你,也就没有今日的我。我仍然怀念那段日子,仍然怀念那个你,你是第一个我喜欢的人,也是第一个伤了我心的人……”后面有一堆男男女女的跟帖,大赞其催人泪下。汪丹只是笑笑。 大学里,她报了日语专业,毕业后,又远赴浙江,在一家涉外企业里做翻译。今年她已经二十七岁了。

“你女子今年没回来?”汪逸仙问。 “没有,在她男朋友那边过年。”汪治军有些郁闷地说。 女儿在浙江工作了两年,交了一个本地的男朋友,据说有房有车有事业。汪治军已经“不经意地”将这些消息在各个讨论儿女的场合“泄漏”了出去。于是村里人都知道,汪丹要嫁一个好人家。 “喊我们年过了去她那边耍两个月。”汪治军又补充道。 “哦,要结婚了?” “还没有,今年国庆节办。”汪治军说。 汪逸仙有点惋惜地说,“唉,村里的后辈人越来越少了啊……” 汪治军也有些感慨,“是啊,你想以前,村里一溜小娃娃,天天上学放学走得整整齐齐的,汪丹,汪道峰,汪海波,汪安……” 汪逸仙说,“这些娃娃都长大了,在外头跑,有几个怕是有十年都没有回过村了吧……” “那就是。” “说是汪道峰过年要回来?”汪逸仙又问。 “嗯,可能初几里要回来,说是给他婆婆烧纸。”汪道峰家就在汪治军隔壁,汪治军前天才接了个电话,听说他要回来扫墓。 “哦,他也结婚了嘛?” “没有。”汪治军很肯定的说,因为汪道峰的父亲经常叹息这个儿子脾气古怪,二十八了还不谈女朋友。 “哦,嘿嘿,这娃儿要得,估计要娶个主持人。”汪逸仙觉得自己很幽默,先哈哈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