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波的婚事(1)

tags: fiction

一、张英兰和汪逸仙

汪仕勋是腊月二十四那天回九节梁的,他和老婆到村口的时候,已经快到吃午饭的光景。 第一个看见他两口子的,就是张英兰。 张英兰今年已经七十一了,走起路来腿已经有些僵硬,可是眼神却好得很。那时候她正拿把镰刀在屋后挖“折儿根”。折儿根是一种野菜,味道非常特别,城市的超市里也有得卖了,价钱还不便宜。这东西在我们那的春天里遍地都是,村里人餐桌上常拿它当个消遣。 张英兰打算挖够一把就回家煮饭,想必老头子也快从镇上踱回来了,要是今天打牌输了钱,回来看到午饭又没有做好,少不了一翻清吵。 这时她注意到公路上来了两个人。 “张婆,你在挖啥子?”汪仕勋老远就认出了张兰英。 张英兰呆了一呆,才反应过来,“哦,我说是哪个,原来是汪仕勋!” “你两口子咋个今年回来过年?” “回来过年热闹些!”汪仕勋媳妇说。 汪仕勋又说,“嗯,我儿子初五结婚哈,张婆那天记得过来吃酒!” 闲话了几句,汪仕勋两口子就往自己家去了。 “他儿子结婚?”张英兰心里有些茫然,汪仕勋的儿子自从上高中,就没在村里住过了,怕是十来年没有回过村了吧。都快记不得长什么样子了。 张英兰忽然叹了口气,没有挖够一整把折儿根,就慢慢的转回家去了。 回到家时,没想到汪逸仙已经坐在檐下了。以往这时,他应该才从镇上起身,踱半小时才到家呢。家里还是冷锅冷灶,也没见他像往常一样唠叨。 “又输了几十?”张兰英一边洗菜,一边问。 “输锤子!”汪逸仙气乎乎的说。 “锤子,你歪啥子。”张英兰也不客气。 汪逸仙没有搭茬。 其实今天汪逸仙手气很不错,纸牌上赢了五十块,难得的春风得意。可是他现在确实在生气。 张英兰也不理会它,老头子这些年脾气越来越古怪了。 沉默了一会,张兰英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汪仕勋回来了,给他儿子结媳妇,办酒席。” 汪逸仙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他儿子,就是汪海波嘛。比我们世宽还小一岁多。” 这时,张英兰和汪逸仙就都沉默了。 准确的说,汪安只比汪海波大十一个月,今年整二十八。 汪安就是汪逸仙的独生儿子的独生儿子,或者叫三代单传嫡孙。 汪逸仙头脑灵活,办事利索,在汪家湾家境很不错。最让他引以为豪的事之一,就是他家的房子:汪逸仙是村里第一户修带门廊小院的人家,也是第一户给泥墙刷上了石灰的。站在九节梁上,一眼望去,在河畔一片青砖灰瓦黄土墙的村舍里,独有一家白晃晃的房子,那就是汪逸仙家。另一件让他自豪的事,就是他儿子娶了如花似玉的彭玉兰。 彭玉兰是十里八村有名的俏姑娘,一张明星脸,加上一米七的身材,她真正是蓬蒿中的孔雀。多少干部子弟朝思暮想都没能得逞。汪逸仙的儿子汪治永相貌并不出众,矮胖矮胖,体质偏弱。优势是头脑灵活,办事利索,在区上粮站谋了一份差事,是个“吃国家粮的”,有铁饭碗。所以彭玉兰嫁给他倒也不算委屈。 到汪安出世之时,他理所当然就成了掌上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