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tags:

警告:这是一篇零碎写下的东西,内容低谷,毁三观。未成年人不宜阅读。


中国人是穷怕了,以至于觉得有钱就是有了一切。房子、车子,哪一样不能用钱买?名声、地位,哪一样不能用钱换?

有钱买不了健康?你去医院看看就知道了。有钱买不了爱情?你去世纪佳缘打听打听。有钱买不了幸福?这个不用看不用听,穷光蛋扪心自问。

历来的价值观教育,都不会把金钱放在正面。谈钱太俗,低俗,庸俗,媚俗。但是现实狠狠的扇你一巴掌,告诉你,钱真是硬道理。没有高尚的人格不会死,没有神圣的职业不会死,但是没有钱,一定会死,而且还死得很难看。所以,这世上会有人偷,会有人抢,会有人敲诈,会有人贪污。如果推论钱是罪恶之源,那么,下一个推论就是人性本恶。丛林法则总结的很好,物竞天择,优胜劣汰,弱肉强食。在今天的社会,钱就是衡量优劣的准绳,有钱的淘汰没钱的,富人吃穷人,最后穷人连繁衍后代的机会都没有了。


马克思痛恨资本主义,认为资本家是以榨取工人价值为本,以追逐利益为纲。但现实是,以资本主义为纲的“美利坚是人类的希望”(这句话来自1944年《新华日报》),而唾弃资本主义的朝鲜变成了可怜的笑柄。中国则幸亏小平同志醒得快,否在我等才子还在为吃上一顿肉而卖命,哪有闲情来扯这些淡(向小平同志致敬!)。

几年前我在中山、番禺几个地方转过。那里是生产制造型企业集中的地区,很多外省的年轻人去那里打工。他们听到工厂说要加班的消息都很高兴,因为可以拿更高的工资,每个月会至少多赚三分之一。他们对资本家的态度更多的是羡慕,比起对他们车间主任的态度,那已经近乎一种爱了。


要想在七大姑、八大姨嘴里成为“那谁家的谁”,要想在同学会、老乡会上扬眉吐气,你只需要轻描淡写的告诉他们,“呵呵,不多,差不多一年一百万吧”。

后面的故事你都不需要自己讲,他们自然像一个一个的游吟诗人一样,帮你广为传诵。以后,七大姑八大姨谈起你,会说,那人家在外面是做大生意的,一年几百万呢?同学老乡谈起你,会说,哦,那谁啊,我同学,经常一起吃饭呢?一脸低调的荣耀。

现在相亲、谈恋爱,不问车、不问房、不打听收入的还有吗?就算没有,我都觉得不自在。你要是讲,我开了个小公司,没赚到啥钱,哪怕实际只是个淘宝店呢,马上就有了事业男的标签,女孩子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你要是说,我写诗的,每月稿费两千多,在我们圈子里算高的了,要不要给你念一首?拍你一脸老干妈都不过分!钱在婚姻和爱情中扮演的是催化剂,是洒精灯,没它,这个化学反应就是不给力。当然,我也是相信真爱的。不想一棍子打死穷狗。但是,想想看,你挤公交倒地铁折腾两个小时去约女朋友吃一顿冒菜——这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如果你开个20万的车去,她是不是更开心?她开心,你是不是也很爽?

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跳出来跟你讲一篇大道理,你会觉得狗屁不通(呵呵,比如写这篇文章的我),但是,如果告诉你这个人一年赚的钱够你赚一辈子,你忽然就觉得这些狗屁都好有道理(唔,不是我)。 说不定,你还要在另一个场合分享一下,嘴上轻描淡写的开场白大概是,“那谁,我跟他经常聊,他有一些想法还是可以的,blah blah blah”。

那些逃课在网吧玩游戏的青年,大多数人不屑一顾,觉得他们将来都是无可救药的社会底层人士,等你有一天发现那些玩游戏的人有了百万粉丝,每天玩玩游戏就能挣万儿八千,开个淘宝店,月销售百万,你又会怎么看?你天天加班加点呕心沥血也不过万儿八千,是不是觉得世界不公?为什么你如此努力,境界这般凄凉? 我只想说,痛快!喜欢玩电脑游戏的人都被认为玩物丧志,恨铁不成钢。其实被反对的不是游戏本身,而是认为你会没出息,挣不到钱。尤其是父母,一来他们认为一个只会玩游戏的儿子实在没面子,二来还要成为他们的经济负担。一旦你靠玩游戏赚到了房子,买到了车子,找到了漂亮的女朋友。他们会说什么?他们做梦都要笑出来。

喜欢当教师,并不是因为喜欢教书育人、愿意做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而是因为教师福利好;喜欢当医生,并不是悲天悯人的情怀和救死扶伤的使命,而是因为医生来钱又快又稳;喜欢当公务员,更不是因为心系黎民疾苦、具备公仆精神,而是因为它有可能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


说到底,钱才是硬道理。整个社会的三观都是建立在钱的基础上。这是现状,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它仍然不会改变。其实这也没有什么不好。追逐利益本就是社会进步的第一动力,是国计民生之本嘛。时代在向钱看,你不可能向后走。

个人追求什么都无所谓,做什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弄到钱。能站着把钱挣了,你牛逼,你炫酷,你是大家心目中的偶像。跪着把钱挣了,没关系,内心强大到能迎面承受一切负能量,有什么事情会困住你?躺着把钱挣了,只要不被警察逮住,也是好样的,相信世界会变的,古老的职业终究会焕发新的活力!


时代变迁,骂名也是一种名。“注意力经济“决定了骂名可以获得利益。你可以看不起郭敬明的小说和电影,但你不得不承认,你一辈子也赚不到那么多钱。你尽可以鄙视芙蓉、凤姐这类人装疯卖傻、哗众取宠。但仔细想想,十年前,芙蓉和凤姐起跑,你看到她们跑得姿势好丑,捧腹大笑,十年过后,她们已经跑得好远,你还在原地,好像事情已经不那么好笑了。


白天的世界只有两个主体,一是钱,二是法律。晚上的世界,才会看到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

这些年见多了为追逐利益游走在法律边缘,甚至越界的案例。比如360,比如海盗湾,比如快播,比如地沟油,比如避孕鱼。

你问他们夜深人静的时候,有没有良心的自责?我觉得没有,他们最多有对法律制裁的一点担忧。到了年终数钱时,这点担忧也被巨大的喜悦冲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