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麦浪》

tags: song

出于一种奇怪的想象,麦浪这个词总让我联想到孤独。大概这就是为什么这首歌让我动心不已。

这首歌是在2013春晚上听到的,很难得在一个华丽到庸俗的舞台上,能听到这么一首清新的好歌。后来才知道6年前它就诞生了,作者就是李健,那个跟孙俪一起演唱的青年。

我印象中的李健还是很久以前的水木年华,这么多年不再听水木年华,结果连同他一起遗忘了。其实我还是很欣赏水木年华的音乐追求,在浮躁的口水歌年代,坚持校园民谣路线。可惜这已经不是民谣的时代了,高晓松、老狼这一批音乐诗人离开舞台之后,小年轻们经不起商业泡沫的冲刷,有的转了行,有的变了味。而流水线的量产模式,造出的大多数的音乐都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垃圾食品”,个个都无甚分别,食之无味,过后就忘。

我们太需要一些安静的声音,就像《风吹麦浪》这样。

《风吹麦浪》旋律简单、清新,有一种小溪流水那样自然的感觉。配合上词的意境,却能够带来一些情感扰动,不敢细想,却又难以抑制。

好歌就是一首诗,《风吹麦浪》是一首带着伤感情绪的浪漫的诗。

任何艺术表现形式,譬如诗,小说,绘画,音乐,我我向来反对过度解读,意到即止。可惜太久不读诗,已经没有那种灵犀,不能免俗的要玩弄一下文字。

远处蔚蓝天空下
涌动着金色的麦浪
就在那里曾是你和我
爱过的地方

以前读王维《山居秋暝》,有“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一句,甚得我心。十个字铺下的画卷,庸人堆砌三五百言都不得其境。这就是诗的意境。这首歌也一样,单前两句,一个完整的场景就跃然脑海:

蔚蓝天空下,我站在麦田里,面前是大片大片的金黄,风轻轻的推动着麦浪涌向远方。本来应该有一个白裙飞扬的她,和我一起站在麦浪之中,任风拨乱我们的头发,舒畅的呼吸着秋天的味道。可是没有,除了静静伫立的稻草人,整个世界只有我。

这个景像是如此的深入我心。我努力的想在画面中放进一个女孩子,却总是不谐调。

当微风带着收获的味道
吹向我脸庞
想起你轻柔的话语
曾打湿我眼眶

听到这里,忍不住对这个“曾”字有些想法。如果歌词这样写:

想起你曾经的话语
打湿我眼眶

就是说,现在想起你曾经说过的话,我忍不住伤心流泪。这基调就哀怨了,一地破碎的誓言,一段不忍回忆的感情。

不过原词的“曾”字是放在第二句的。意思就不一样:曾经你对我说过一些话,当时我很感动。现在呢?一样感动?还是只是伤心?或者遗憾?

我们曾在田野里歌唱
在冬季盼望
却没能等到阳光下
这秋天的景象

冬天的麦田,大片大片的全是裸露的土壤,浅浅的麦苗在其中显得那么稚嫩。我们那时快乐的在田野上一起游荡,一起唱歌,约定明年的秋天再来看这里的麦浪。秋天到了,却只有我一个人伫立在麦浪前。

听完这两句,明确了刚才的猜想,留下的只是遗憾。

就让失散的誓言飞舞吧
随西风飘荡
就像你柔软的长发
曾芬芳我梦乡

这是一种“放下”的境界,是“一转身就相忘于江湖”的觉悟。但凡文人,或者伪文艺青年,都追求这种调调。

金庸、古龙都曾经在作品中留下感情悬案:《雪山飞狐》结尾胡斐有没有砍下那一刀?《桃花传奇》最后楚留香到底选中了哪扇门?

以前总纠结于这故事没有一个确切的结局,暗想作者一定也在自己设置的两难抉择中纠结的睡不着觉。好比看童话,若没有看到“王子和公主从此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心里就不甘心,总觉得世界欠你一个美好。

后来渐渐领会到残缺的美,才想起原来大侠们早已领悟:

“但这已不重要,因为他已来过,活过,爱过——无论对任何人说來,这都已足够。”

完整歌词:

远处蔚蓝天空下
涌动着金色的麦浪
就在那里曾是你和我
爱过的地方

当微风带着收获的味道
吹向我脸庞
想起你轻柔的话语
曾打湿我眼眶

我们曾在田野里歌唱
在冬季盼望
却没能等到阳光下
这秋天的景象

就让失散的誓言飞舞吧
随西风飘荡
就像你柔软的长发
曾芬芳我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