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

tags: song

很多歌让我记住的只有一段主旋律,这首歌不同,它的前戏比高潮重要。

过完整个夏天
忧伤并没有好一些
开车行驶在公路无际无边
有离开自己的感觉
唱不完一首歌
疲倦还剩下黑眼圈
感情的世界伤害在所难免
黄昏再美终要黑夜

安静的校园,清澈的风,五楼窗口站着一位沉默的少侠,在听音乐。

这是十年前的夏天,少侠我在上高二,或者被高二上吧,不太记得了。

那时生活很单调。一周五天半在起早摸黑上学,周六下午打蓝球,晚上去打打CS看看小电影。周日去嘉陵江边骑车,到爷爷家吃两顿美味,然后迎接下一周。

那时候宿舍住五楼一号,旁边是一棵大榕树,比宿舍楼还要高很多,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见过更大棵的。打开窗户,正好能在它密荫之下看见楼下的路。楼下是去教学区的两条路之一,常常有人来往。

后来我读《此间的少年》,看到段誉暗恋王语焉时,在窗口天天目送女神,竟然发现这个场景如此的熟悉。不过跟段誉不一样,我喜欢的那个女生并不住校,我只有在下课的时候,在走廊上看到她。

那时候的我是一个愤怒的青年,可惜胆子太小,既不敢半夜翻墙,也不敢白天把妹。可以称之为小怂。 但我自视与众不同的就是我比较“文艺”,读史记,练书法,打太极,写杂文讽剌班主任,还把金唐古龙翻来覆去读好几遍,并且养成了一句一段的好习惯。

哦,我还爱好音乐。

现在说起来真是有点脸红,起码在那个时候,我觉得我是爱好音乐的。后来跟常思思同桌,发现她竟然会用小提琴拉《爱的礼赞》,从此我再也不在自我介绍中提音乐了。

我的学校在古城区,离那不远有条街叫文昌宫,通街都是各类杂货。那有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没有买不到,只有想不到,有逛头。

话说当时街上有家专卖音响的店,老板每次都叫我“同学”。我每月省些饭钱,总去那买点卡带。

那儿的卡带和碟全是盗版,质量有好有差。全是2到3块,随便挑。杂七杂八全都有,有《王大娘钉缸》,也有《柴可夫斯基》,有《一人一首成名曲》,也有《新概念英语》。

有一次,我买到一张影视原声合辑,竟然还在一首歌尾听到了几秒可乐可乐的电视广告,好纯朴。

在这么多粗粮里面,我无意中发现一盒带,叫《周传雄-绝对要当试》。

它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如果它叫“绝对要尝试”,我一般是扔开,如果是”绝对要当心",那我会老老实实的买下来。

我不太确定“当试”是什么意思,稍微犹豫了下,就买了。

好了,扯了这么多,我终于听到了那首《黄昏》。

我不确定我第一次听的时候,是在晚自习的日光灯下,还是在午夜的宿舍床上。但我印象最深的那一次,就是某个周末在窗口。

正是夏天,有风,不热,大榕树正展示着它最茂盛的生命力,绿荫覆盖了整个宿舍楼。

周末,宿舍就我一人,学生们大都出去玩了,周围很清静。楼下的小池和亭子都闲着,旁边就是女生院,偶尔有抱着书的妹纸从池边路过,但是宽大的校服下看不出曲线。

我就站在五楼头一间的窗口,傻傻的不知想什么。

30块的随声听,3块钱的耳机,2块钱的卡带,黄昏的旋律响起。

那是一段简单的钢琴solo,至今我都能一个音符不差的回忆起。

然后就是略沙哑的声音,“过完整个夏天……”

这是一首你不需要恋爱就能体会到伤感的曲子,歌词并不见得出彩,但是经不住暗色调的旋律和周传雄的文艺嗓子,一入耳,就深深的抓往你的心。

冷冷清清的校园,若有若无的爱恋,虚无缥缈的未来,这样的淡淡的情绪,经过歌声的发酵,被凝聚,被放大,变成一种抓得住的伤感,在心里流动。

这是一种难得的感觉,就像失恋时的一场哭,就像失意时的一杯酒。

青春年少,是情感细腻、最敏锐的阶段。再小点,好多不懂,再大点,渐渐麻木。捕捉这种感觉,越来越难。

那个年纪,一首歌就够了。

形容一个跟你毫无感觉的东西,你会文思泉涌,丽词不断。形容一个真正触动你的东西,反而遍寻不着一个合适的词句,惶惶失语。

或许卡带歌词页上那句话,才是最这首歌最精准的刻划,“触动你埋藏好好的心情”。

在此之前,我完全没听说过周传雄,更不知道《黄昏》。此后许多年,我都一直没有放下这个曲子。

并不是每次听它,我都能重新感觉到它引发的伤感。但我总会在心情好好的时候,被它勾起那个夏天的回忆。

依然记得从你口中说出再见坚决如铁
昏暗中有种烈日灼身的错觉
黄昏的地平线划出一句离别
爱情进入永夜
依然记得从你眼中滑落的泪伤心欲绝
混乱中有种热泪烧伤的错觉
黄昏的地平线割断幸福喜悦
相爱已经幻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