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深圳当城管的日子(7)

tags: fiction szcg

Shirley说的住处就在公司不远处的一栋居民楼里,三楼,三室一厅。房子挺宽敞的,里面摆了些简单的家具。沙发挺新的,上面还摆了一只天蓝色的海豚抱枕。相比起来,对面那台电视就差劲多了,感觉像是旧货市场淘的。

我注意到阳台上晾着的花花绿绿,问张弓,这住着人呢?张弓眼睛就没离开过阳台,感慨的说,是啊,住着两个女孩子。

这是老吴家的旧房子,现在对外出租,留了一间给你,你可以免费住到月底。张弓说。

那下个月呢?

下月这间就要对外出租了。你要租的话,提前跟Shirley说,一个月八百,水电物业另算。

这么贵?我吓了一跳。

这还贵?张弓不屑的说。

我心想,现在我身上就一千出头,刚来,总要买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加上吃住,不知道能不能撑到发工资呢。我的心里充满了忧伤。

你先收拾一下吧,晚上老吴说聚个餐,我们一会一起过去。张弓说。

给我留的房间其实挺大的,就是光线太暗。开灯看了下,里面一张大床,一个书桌,靠墙立着一个单薄的衣柜,墙上一台泛黄的空调。之所以光线暗,是因为窗户离对面楼不到一米宽。我试着推了推窗,只推了一半,就直接卡在对面窗户的防护栏上。我安慰自己,窗户开不开也无所谓,深圳这么热,晚上肯定要关窗开空调的。再说,三楼蚊子也多,开窗不是自取灭亡么。

房间看上去还挺干净。我把箱子放下,简单铺了一下床,把衣服拿出来晾了下。一看表,已经快六点了。

出来时,看见张弓在阳台上研究什么东西,自言自语的说,原来里面有钢丝啊……

什么钢丝?

我还没看清楚,就听门锁一响,一个女孩子开门进来,两秒钟后就听到一道霹雳:

“张疯子你在干什么?!!”

我被吓的一哆嗦,还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电光石火间张弓已经刷的一声就飙出了房间——我真的有听到刷的一声——那个女孩子顺手拿起一个东西就朝张弓的背景砸过去,楼道里传来哎哟一声,看样子是中了。

这时我发现手上多了一个粉红的胸罩,捏了一下,哟息,真的有钢丝!

发现装备:峨眉刺,武器类别,暗器,攻击力+3,带穿刺效果。装备要求,女性,16级。

职业不平衡啊!GM应该管管了!为什么女性可以有这么实用的暗器,而且到处NPC都卖!给男性角色只有臭袜子一双,虽说有削弱敌方战斗力的BUFF,但是每使用一次都会掉自己2点魅力,增加敌方3点怒值,实在不划算啊!

女人随身带这么凶险的武器,上公交、进地铁也没人管,太不合理了!以后见了女人要小心,把她惹急了,抽出装备来戳你那么一下子,肯定见血。我觉得吧,地铁入口的那个金属探测器一定要再造的精良点,凡是携带这种暗器的人一过,就应该滴滴滴响,然后旁边的NPC啪来一个敬礼:女士,请把暗器交出来先!

正胡思乱想着,那女孩子一把装备夺过去,瞪着我。

这女孩子比我矮一点点,齐耳短发,身材不错,可惜脸上痘痘太多,应该是刚下班的样子,肩上还挎着包。

我看她一脸怒火,嘴笨得不知道怎么解释,尴尬的在那里搔首弄姿。

“你就是那个高大帅?”女孩子问。看起来Shirley跟她打过招呼。

“是。我,我……”我想说刚才是张弓在研究装备,我啥也没干,又怕张弓在楼道里听见。

“自重!”她扔下两个字,进了自己房间,砰的摔上了门,然后我听见她在门里忿忿的说,“走了一个又来一个……”看起来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我很抑郁。

我抑郁的走出门,看见张弓正在楼道里眦牙裂嘴的摸自己的背心。

我暗地好笑,问,张哥,咋了?

他手一指地上,说,暗器,是暗器。我一看,原来是个晾衣架。

张弓一边走,一边跟我介绍:

这一个叫赵敏,胸大,脾气比胸还大。想我张无忌,一世英名,居然被老婆拿晾衣架打出血,唉。

你老婆?我惊讶的问。

唉,说说而已,我娶这样的老婆,估计活不过中秋。

那你们怎么认识?

张弓点起了一根烟,抽了一口,说,我以前就住你那间……你抽不?

我不抽烟,我说,同时心想,刚才觉得那房间挺干净,现在又不那么放心了,一会回来要重新打扫一下,凉席要刷一遍,床地下要搜一搜,衣柜也要翻一翻……

我问,另一个女孩子呢?也这么凶?

张弓忽然露出高深莫测的神色,说,没有另一个女孩子。

我说,啥意思?

张弓说,严格的说,是你跟她不在同一个时空。

我一头雾水。

张弓说,你慢慢会明白的。

我又想起一件事,问道,张哥,平时在公司你们都怎么互相称呼呢?叫英文名?还是叫职位?

张弓说,在公司呢,就按Shirley的叫法称呼就对了。私下里就无所谓,吴总就叫他老吴,其实老吴人很随和,不喜欢人家叫他吴总。

我松了一口气,说,那就好。

对了,张弓又神色严肃的说,记住,任何场合都不要叫把Shirley叫素芬!切记!

我看到张弓严肃的神色,郑重地点了点头。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