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深圳当城管的日子(6)

tags: fiction szcg

按照Shirley给我的地址,我顺利的找到了公司。

这是宝安深处的一座曲尺型小楼,一共五层。看上去有些岁数了,紫藤爬满了两面的墙,墙正中还用红漆刷了一个可疑的“折”字。小楼周围都是居民楼,很密,六七层高,窗户很小,5楼以下都装上了铁栅。

谁能想到一家高速发展的互联网企业会如此的低调。

深圳确实是寸土寸金,像这么低调的地方,其实已经入驻了大批实力企业。一楼“大圣汽修”、“阿珍砂锅粥”、“爱华超市”,二楼“精武桌球”、“老麻川菜”、“有缘湘聚”,三楼四楼“富丽商务宾馆”,“九洲风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也在四楼,看样子是合用办公场地。五楼没有挂牌,全关着窗户,不知道干什么的。

我在楼下转了一圈,没有找到上楼的地方。大圣汽修的铁门上拴了一条土狗,蹲那看着我。我好笑的问,“劳驾,怎么上楼?”那狗不屑地撇了我一眼,趴地上不再理我。

不得已我打了个电话给Shirley。她说,你等着,我下来接你。一会儿,我听见Shirley在叫我,我四处张望,却没有看见人。卧槽,难道有地道?

这儿呢!出忽意料的,从大圣汽修黑乎乎的空间里走出来一个干干净净的年轻女人,白衬衫,牛仔裤,马尾辫子。
Shirley?我问。
对呀,走吧,她笑着说。
我疑惑的跟着她进了大圣汽修。地上的扳手、钳子到处散落,黑漆漆的机油顺着地面的纹理流窜。我怕踩着雷区,抱着箱子左闪右闪,再看Shirley,她踩着坡跟鞋,地都不看地潇洒的走了过去。

原来大圣汽修里面有一道走廊,末端才是楼梯加电梯。电梯里面贴满了小广告,随意一瞟,花样挺多,“换煤气,电话XXXXXXXX”、“送水XXXXXXXX”、“寂寞单身人士请电XXXXX”“美国科技无痛人流,次日可正常上班,地址XXXXX”……

电梯轰隆隆的一阵颤抖后,门开了,我一看,富丽商务宾馆。这,不太好吧……好在Shirley没有停下,继续往前走,打消了我的顾虑。

原来四层分作两区,半截是富丽商务宾馆的标间,另半截就是“九洲风雷”。从外面看,除了门口挂了个牌子写着公司大名外,其它跟富丽宾馆的标间没什么区别。里面倒是不同,典型的小型办公室装修。

Shirley向我介绍道,公司还在发展初期,员工还不是很多,这里有四间办公室,一间是技术和运维,一间是编辑,一间是行政办公室。我问,还有一间呢?Shirley说,暂时还没有启用,后面人会多起来的。

你把箱子放这,我先带你认识一下公司同事。Shirley说。
“这位是公司的吴总。”——中年男人,发福,谢顶,老式黑框眼镜,面色和和气气,看着像谁的爹似的。
“这位是市场与营销主管,Mark。”——高高瘦瘦的小白脸,雪白的衬衫,西裤笔挺,皮鞋锃亮。
“这位是技术与运维主管,张工”——三十左右,蓬乱的头发,叼着已经熄灭的烟,一副没睡够的样子,看着倒挺有高手范的。
“我你已经认识了,我主管人力资源和财务。”

三大主管与老总站成半圆迎接我这么个小角色,阵仗让我有点招架不住。我一边的点头哈腰,一边谦卑的跟各大领导握手,弄了一身汗。不过我马上发现,公司除了几大主管以外,居然没有其它员工了……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Shirley把我带到第三间办公室,说,这就是编辑室。里面一沿着墙摆了八台电脑,但是没有人。
Shirley说,今天学校考试,编辑们都请假了。
我还在思考“学校考试”跟“编辑请假”之间有什么关联,只听Shirley又说,你就是这里的总编。
我?总编?编什么?我一头雾水。
Shirley说,怎么,受宠若惊啦?
我说,坦白讲,这半小时奇遇太多,我还没有适应过来。
Shirley仿佛看出来什么,笑道,不用担心,我们公司现在条件是艰苦了一点,但是发展不错。你很快就会看到的。


这时吴总探个脑袋进来,说,“素芬,你先让小高去住处安顿一下,晚上大家吃顿饭。”
素芬??
Shirley白了吴总一眼,然后对我说,走吧,让张工带你去住处。
卧槽!素芬!!

张工还是叼着那根熄了的烟,在衣服上撸了撸眼镜,说,走吧兄弟,去住处。
下楼的时候,我还在回想刚才的际遇,脑子里一团浆糊。张工看我神色,忍着笑说,高总编,怎么了?
我仿佛国产零零七站在丽晶大酒店门前的那一刻,手里的箱子应声落地。
张工哈哈大笑,把烟都掉地上了。笑过了他又说,兄弟别担心,我刚来时也愣成你这样,哈哈,不过你放心,这公司装逼是装逼,不过也不是什么骗子公司,工资照发,资金也不含糊。
我没有说话。
张工拍拍我肩说,没事,过两天就习惯了,说不定你还会喜欢上这。
我问他,素芬是不是Shirley?
张工又哈哈哈哈的一阵笑,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说,是。他颇有些同情的看着我,说,看来你对公司的事情是一无所知啊!
我说,我来这里其实是一时冲动,没有太多考虑。
张工说,唉,还是我来给你介绍下公司情况吧:
“老吴,吴为贵,也就是吴总,以前卖盗版书发家的,半年前转行做网络,成立了这家公司,主要是做在线阅读的。吴素芬,就是Shirley,老吴的女儿,香港读过书,跟他爸一起创业。马力伟,也就是Mark,吴素芬的高中同学,快成吴家女婿了。老吴投钱来搞网络,就是他主张的。”

我说吴总怎么看着像谁爹似的呢!卧槽,Shirley你真的对得起我!!!刚来深圳时那股兴奋劲现在全不知所踪,我站在那里像一个没有观众的小丑……
不过仔细回想,凭良心讲,Shirley也没有骗我什么,唉。

张哥,你呢?我问他。
张工说,我?我跟他们家没关系。我以前干私服的,半年前风声紧,不干了。正好碰上他们家开张,就来混着先。
那你都成“主管”了,为啥仍然叫张工?
张工没说话,挺给我一个名片,我一看,“九洲风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与运营总监 张弓”,弓长张的张,弓长张的弓!
我服了。

出大门的时候,那条狗还是不理我。我指着墙上大红的“折”字问张弓,这是啥意思?
张弓轻蔑的说,拆,不是折,那帮傻逼字写错了。
谁?
城管呗。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