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深圳当城管的日子(3)

tags: fiction szcg

强子实际上翘了一天班,不过正如他所说,他跟老板很熟,因为老板就住他对门。

下班的时候老板过来串门,关切的问道:“强子你狗日的又没上班?” 强子赶紧陪笑,说,老同学远道而来,中午喝了点酒,怕耽误事,请个假。老板倒不介意,看看我,又看看满桌的酒瓶子,明白了几分,说,没问题,厂里接了个大单,正要招人,你同学明天来厂里报到就是了,对了你叫什么来着?强子正要解释,我让他打住,对老板说,谢谢老板关照,我叫高大帅。老板哈哈大笑,说,这名字有志气,我姓钱,叫我钱总就可以了。

钱总好!
钱总坐!
钱总咱整点酒喝呗!

钱总穿着一件印着“鸿晟电子 引领未来”的白T恤,发福的肚子被T恤包得圆圆的,像是一只荷包蛋。他爽快的坐下,回头叫家里人端几个凉菜过来,自个就开了一瓶啤酒。

三个人又开始喝。三杯酒下去,钱总就有点大舌头了,正式开始讲他的鸿晟电子的故事。

他本是中学教师,90年代辞职,五万块钱艰难创业。起初经营困苦,四面楚歌,最惨的时候员工工资都发不出来,讲到这里,钱总面有戚色,灌一杯酒下去,埋头不语。我以为他要哭起来——结果他又抬起头,换了轻松的语气,讲起厂子如何绝处逢生、柳暗花明……尤其近几年,手机行业井喷,他们厂靠技术过硬,拿了不少订单,在同行业中披荆斩棘、大步领先。到这里钱总的语气也变的雄心万仗,豪气干云。

我和强子听得都很起劲,一边叫好,一边给钱总倒酒。钱总比出三个指头说,我不是跟你吹,现在我们鸿晟的月流水是这个数,五百万!我和强子对视一下,默契的各自伸出大拇指,给他凑够数。

在酒桌上,这是很有感染力的故事。我也看得出,钱总是真心爱他的厂子,爱他的事业。强子没有跟错人。

强子老婆下班时,三个人都喝得有点飘飘然了。

我这才第一次见到强子的老婆,很标致的一个湘妹子,苗条爽利。回家时还穿着厂里的工装,她显得有点不好意思。她讲普通话时带一点口音,不过听起来很舒服。

“高大哥,钱总,不好意思今天我晚班。我在厂里吃过了,你们坐你们坐,我去给你们炒两个下酒菜。”我们连忙说不用,她还是给我们一人煮了一碗面,然后坐在强子边上认真地听大家扯淡。三个半醉的男人其实肚子都撑得差不多了,不过面真香,大家真心实意的吃光了面。

你真有福气,我对强子说。

晚上,我和强子在外屋的地铺里睡下。月光穿过窗户,照着两个无眠的人。
强子:大帅,深圳怎么样?
我:不知道,我还没去过。
强子:听说那里很繁华,人都很有钱。
我:也许吧。
强子:我也想去深圳。
我:为啥,你老板对你不错,老婆又很好。
强子:这里挣不着啥钱嘛。
我:钱谁不想要,慢慢来嘛,着急也没用。
强子:我主要想在县城里买个房子。
我:你们打算回去了?
强子:不是,想给我爸妈先住着。

我们有一句没有句的聊着,后来都沉默下来。
强子好像睡着了,很好,他没有打呼噜。

我仍然没有睡着。
想起几星期前,班里吃散伙饭,当时大家都给自己安好了头衔,比如王总,赵局,李作家,张CEO,谭教授……大家问我怎么称呼,我想了想,叫我高司令吧。挖槽,吴军长立即表示不服,他要换成吴元帅。其实他误会了,我当时心里想的是James Gosling,不是扛枪打鸟的高司令。鉴于张军长在毕业论文里把Java写成Jiawa的境界,我就没有解释。(很久以后我才想起来,无心之说竟一语成谶……)

好了,现在我在南方了。
天气很热,风扇很猛,身上还有一千三百多块,比起那些动辄“身揣500块只身闯荡江湖”的传奇大佬们,我已经阔气很多。

我会牛逼起来的,我对自己说。
你一直都很牛逼啊,你就是我们班的杠把子!王强突然说。
花擦!你不是睡着了吗?难道我刚才有说出来吗?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