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深圳当城管的日子(13)

tags: fiction szcg

我突然看见了我未来的女朋友。

佛说,人的修为达到至清至净、无我无心的境界时,便可以通灵。烟云过眼,可见过去未来,灵魂如风,游尽万古长空。

我第一眼看到她时,思绪完全空白,差一丁点就要通灵。那一瞬间,脑海中闪过无数影像:公园静静的长椅,雨中温柔的路灯,红叶染透秋山,海浪扑打着长裙……

每一个场景中,都有一对朦胧的身影,那个粉色的一定是她,可那个蓝色的我看不清楚。唉,怪我心有杂念,天眼未开,看不清楚。

让我回到现实的,是卖包子大婶的呼唤,“帅哥你要的是两个肉包,还是两个菜包?”

“不要!”我的心在那一刻早有所属。

她其实就在林荫道上卖早点。挺小的一个早点摊,有几种粥,也有春卷,凉面等。

她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年纪,脸颊肉肉的,扎着马尾。长T恤加牛仔裤,勾勒出的曲线好美。清晨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洒在她的身上,她就像一个拿着锅铲的天使。

她的生意并不算很好。因为她不像其它人一样会招揽顾客,有人来时她也不会主动递上眼神。她只静静的站在那里,低着头轻轻的搅锅里的粥。

我鼓气勇气,来到她面前,说,“我要一碗皮蛋瘦肉粥,一份泡菜,一个春卷。”我感觉我的声音都是虚弱的,但愿她没有发现。

她抬头一笑,我直接就醉了。她问,“打包还是带走?”

“啊?嗯……带走吧。”我肯定醉了,我搞不清楚两个有什么区别。

她好像也意识到了,一抹红晕飞上脸。

她开始盛粥,打包,我不敢看她的脸,就盯着她一双纤纤玉手。十指如飞,像花一样。

她把系好的袋子交给我,说,“一共三块五。”我小心翼翼的接过粥,生怕碰到了她的手指头——虽然我非常非常的想——但我怕让她皱起眉头。

三块五!我拿出钱的来时候好恨,为什么我刚好有三块五零钱!连找钱的机会都不留一个。

我装着很随意的递上钱,然后提着粥匆匆往公司方向走。

我因为激动而脸红心跳,我不想让她看见。

走到公司楼下时,心里还是慌乱不已。这是发春的节奏,我好紧张——比在澡堂子里发现肥皂掉地上还要紧张。

等稍稍平静一会,我才上楼。可到公司门前一看,卧槽,门还锁着的。

老实说,我真的没有想到还有这种可能性,恐怕将来难免要让人笑话。

我只好下楼,找个地方先把早餐吃了。

大圣汽修的门口放着一把破椅子,还算干净,我提到铁门口坐下,开始吃我花了三块五毛钱换来的爱心早点。

皮蛋瘦肉粥真是香,我一小勺一小勺的吃着,一边回想刚才的情形。

门口那条土狗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过来,眼巴巴的望着我手里的春卷,口水都流了出来。

我靠,我刚才真没看见它。一大活人走来走去,它都不吱一声?看门狗也要有看门狗的职业道德好不好!

喂,有名字吗?我问它。

土狗没听懂,只流口水。

看你,一个春卷就流一地口水,这么着,你就叫润土吧。

土狗说,乌汪。

润土,你有女朋友吗?我边吃春卷边问它。

润土听见女朋友这个词,偏了一下脑袋,好像想到什么,又好像什么没想起来。

唉,看你这矬样,肯定没有啦。

润土说,乌汪。

我马上就要有了女朋友了!我得意说。

润土说,乌汪。

我试着拍它的头,它居然很受用的摇起了尾巴。我说,乖,别太失落,有空我给你介绍一贵宾犬。

这货不领情,就知道馋我手上的半截春卷。

我犹豫了下,咬下一大口春卷,留下一小截丢给它。

润土高兴的呜呜叫,一口就吞了下去。

快9点的时候,Shelley开着车过来了,马主管坐副驾上,不见老吴。

Shelley说,Hello,你真早啊。不好意思,昨天忘了跟你说,这里晚上会锁门的。

马主管说,哈哈,小高你为什么要坐这里,像个看门的似的。

我没理它,对Shelley说,这狗挺老实的,叫什么名字?

Shelley说,不知道呢,楼下养的。

2B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