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深圳当城管的日子(10)

tags: fiction szcg

一顿饭吃到八点过才散。

我和张弓一人喝了三瓶勇闯天涯,出门的时候都扶着肚子。

Shirley临走对我说,“明天九点上班,别睡过头了哈”,然后开车载着老吴和马主管先离开。张弓也摆摆手说,回吧,我去搭车,然后点根烟东甩西甩的钻没了。

夜晚的深圳比白天凉爽很多,风顺着小巷子吹过来,身体感觉轻飘飘的,饭馆里出的一层汗瞬间就干爽了。

那些白天被烈日困在房间的人终于获得了解放,三三两两的出来放风。老头老太太提着扇子在昏暗的树阴下散着步,还有许多年轻的男男女女,勾肩搭背地走在街上,时不时爆发出放肆的笑声。

商店全都开着门,餐馆的生意都很好。路边还有流动小摊,卖水果的,卖玩具的,卖烧烤的,手机帖膜的,……

这个时候,我竟然想到了《春风沉醉的晚上》,呵呵。

我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往住处走,边走边四处看,渐渐发现这里的好处。这几条小巷子并不是我想象中的繁华的深圳,不过我觉得它格外的亲切,仿佛我曾在这样的环境里呆过很久似的。

早上我从罗湖坐车过来,一路上看到了无数刀锋般的摩天大楼。它们在阳光下银光闪闪,盛气凌人。我坐在公交车里仰望着它们,觉得自己像一只穿过丛林的蚂蚁,毫无存在感。那时我想,即使有一天我坐在摩天大楼的最高层,也不见得会有被人仰望的自豪感,更可能会是一种孤独。就像千针石林上的半人马,一辈子就在几十个平方的山顶生活,唯一变化的就是迟早会有一位冒险者爬上山顶,把自己干掉,爆几个任务物品。

我喜欢相对平坦的生活,能够不费力的触摸大地,又随时都能够望见天际。

路边一个水果摊吸引了我,上面堆了很多火龙果。

我早就知道这种神奇的东西,不过一直没有吃过。绿色的萼长在紫红色的外皮上,像龙鳞一样漂亮。就算不好吃,拿来看看也挺有意思。

老板递给我一个口袋,说,靓仔,都是新鲜货啦,随便拣。

我装着懂行的拿起一个,拿到耳边拍一拍,听听声音,又对着路灯咪着眼看。

老板看不下去了,哗啦啦装了七八个给我,说,这么新鲜,哪里用得着挑。

我拿出一个捏一捏,好硬,表示怀疑说,你挑的这么硬,会不会好吃啊?

老板无语地说,不信你可以尝尝看!

我正想着要不要厚着脸皮开一个,就听见远处传来一声呼喊:城——管——来——啦——!

这喊声刻意压抑得很轻,不过也足以穿过整条小巷子。当它落在每个人的耳边时,就像是一声听不见的惊雷,让整条街上的人都像触了电一样。

我丢!!卖火龙果的老板骂一声,嗖的蹿上了三轮车一溜烟蹬着跑了。旁边卖玩具的动作也不慢,一把铺地上的塑料布两只角一提一拉,杂七杂八的小玩意就全收进了一个大包袱,哗啦哗啦钻进黑暗中……

几十秒钟的时间,一条街上的流动商贩消失的干干净净。

我手里提着一袋火龙果,才反应过来没有给钱。

这时巷子口开进来一辆皮卡,门上喷着两个大字,“城管”。一个瘦瘦的小胡子开着车,副驾坐着一个壮汉,漆黑的夜里带着漆黑的墨镜,都穿着浅蓝色的制服都敞开着,露出崩得紧紧的白背心。

城管车肃穆的缓缓开过小巷,所有的观众都谨慎的行着注目礼,连百无聊赖的狗都仿佛感觉到了什么,摆出防御姿势,尾巴都忘记了摇。

皮卡路过我面前时我壮着胆朝车斗里看了下,发现车斗里居然也坐着两个城管,一个正吃着香蕉东看西看,另一个埋头在削苹果。车斗里杂七杂八还堆了不少东西,自行车,水果篓子,一口锅,……

我思考了4秒左右,决定马上跑回家。我倒不怕城管,我怕老板回来找我收钱。

城管也不是传说中的那么可恶嘛,看着壮实的火龙果,我心想。

回到住处时,看见赵敏正抱着海豚津津有味地电视。我开门时她只转头看我一眼,又继续看电视了。

我还没有正式跟她自我介绍一下呢,要怎么样才能假装很自然的跟她打招呼呢?

最后我说,赵敏,我买了点火龙果,要吃吗?

她看着我,说,谢谢,不饿。

我说,哦。

她又看电视去了。

哎,你看,跟女孩子搭讪真的好难。

我把火龙果都塞进冰箱,去冲了个澡。刚才还有些飘飘然的酒意马上就醒了,浑身清爽。

刚才那顿饭其实没吃多少东西,酒倒喝了不少,放了几次水后,现在肚子竟然有点饿了。我挑了一个最小的火龙果出来,坐沙发上研究怎么怎么吃火龙果。

赵敏看完了电视剧,见我还没有下手,忍不住了,说,厨房里有刀。

我说,我知道,我就是研究一下先。

赵敏问,多少钱买的啊?

我说,嗯,五块,十块?不太记得了。

赵敏纳闷的看着我,说,有病!

我去厨房拿了把刀,把火龙果当西瓜一样劈了。好神奇,火红的皮下面居然是雪白的瓤。

我拿起一块说,要不要吃?

赵敏无语。

我也觉得刚才的问法不太恰当,又问,你要吃几块?

赵敏不再跟我说话,直接拈起兰花掉拿了一块吃起来。

火龙果真是好东西。

真好吃! 真好吃!真好吃!真好吃!真好吃!真好吃!

我琢磨着等发了工资,我给爸妈买一箱寄过去,他们还没有吃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