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深圳当城管的日子(1)

tags: fiction szcg

2008年对我来说是意义重大的一年。地震带来的憔悴还没有从脸上消失,浑浑噩噩的大学生活就在那个夏天结束了。怀着最后一丝对未来的幻想,我准备在宿舍墙上划几个大字,以警示来者,“春天来了,小草……”,才起了个头,就被楼管大妈发现了,一阵喝斥要扭我去办公室控告我。我抓起T恤、跳进拖鞋啪啪啪的逃出了宿舍楼,连回头都来不及。

回想起来,挺伤心的。最美的四年青春被大学上了,最后被它一脚踢开。但我不怪它。
一扇门打开,有人看见了圣堂,有人看见了沼泽。这是心魔。大学就是一个心魔,它会放大你的各种欲望.它既让自强者如鱼得水,完成质变和升华,它又给了意志薄弱者太多的堕落机会,让那些不自爱的人坠入消沉的深渊。

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左中右。同样在上大学,有的人找到了女朋友,有的人考上了研,有的人拿到了国外大学的录取通知,有的人拿到了名企的Offer……我呢,这些方面当然不能与之相比。我能引以为豪的是,大学教会了让我受用一生的心法:看开一切。

当然我也不是差到离谱,比起同在一个圈子里的混子,我比他们要强一些:我知道学校的图书馆在哪,我还在那借过书。至于夜市上的米线西施曾经多次暗中给我加一个卤蛋这种风流韵事,我都不屑跟他们讲。

这些都是浮云。离开大学,最紧要的是生计。二十好几的人了,村里我这么大的小伙子都娶上媳妇了,我实在没脸再让父母给我生活费了。

很庆幸我在大学毕业前找到了一份工作。凭着论坛上与人掐架的几篇帖子,一家深圳的互联网公司给了我一份编辑的职位。我挺高兴的,在合同上按完手印我就给爸打电话,说我找到工作了,网站编辑,一个月有3000多块呢!
爸还在工地上,接电话的时候声音颤抖,不停的说,好,好,编辑好,很好,我给你妈打个电话去,晚上我们去下馆子。

我说,你少喝点酒。说完我就泪流满面。

......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