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与古龙 - 1

tags:

武侠小说界历来有很多排名,但不管怎么排,金庸古龙必然会是前二。

自古文无第一,排名本是浮云。不过推举金庸、古龙作为武侠小说界的顶峰人物,实在是众望所归。甚至我觉得第三名都没有评选的必要,因为除此二人,其它武侠小说家都太业余,相去太远。

金庸继承了传统侠义小说的写作套路,故事必然有历史,人物必然有出身,武功必然有来路。金庸的很多小说读起来都有一种读历史传记的感觉。古龙小说里,则统统抛弃了这一切可有可无的东西,专注于人物性格的刻画,专注于情节的奇险和武功的本质。关于金庸与古龙的对比,很多人从很多角度都有详细而深刻的研究。我其实都没有细看,我就说两个我印象最深的:武戏与文戏。

武戏场面,古龙秒杀金庸

金庸的武打场面,仿佛戏台看戏,台上吼得虎虎生风,台下看来稀稀松松。再乱的场面,一招一式,极尽其详,仿佛荷塘观鱼,十分悠闲。金庸笔下的武功虽然厉害,但使出来完全没有气质可言,再高的高手打起架来也充满乡土气息。

比如降龙十八掌,它在《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倚天屠龙记》都属于终极大招。练成这一绝学的男主角就好比跳刀刷新A杖的神牛,一发不可收拾,出场就自带BGM。可惜,这么狂霸酷炫拽的武功,在小说的描写里,却平淡无奇。比如描写第一招“亢龙有悔”:

说着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个圆圈,呼的一声,向外推去,手掌扫到面前一棵松树,喀喇一响,松树应手断折。 他左手划个半圆,右手一掌推出,正是生平得意之作“降龙十八掌”中的“亢龙有悔”。大丑不及逃避,明知这一招不能硬接,却也只得双掌一并,奋力抵挡。

描写第十六招“履霜冰至”:

当下吸一口气,两肘往上微抬,右拳左掌,直击横推,一快一慢的打了出去。这是降龙十八掌中第十六掌“履霜冰至”,乃洪七公当日在宝应刘氏宗祠中所传,一招之中刚柔并济,正反相成,实是妙用无穷。

要不是拍电视加起去的特效,单从字面上读者是很难体会到武功的高明。说到这,不禁联想到近些年冒出来的武林门派,什么点苍、昆仑、崆峒……个个都是下岗再就业的江湖骗子。你去看“武林大会”上的掌门们,表演本门绝学其实都TM跟耍猴似的,一比武,摆几个POSE后,就跟泼妇打架似的扭在一起,又掐又踹。哈哈哈,他们都是金大侠的门人。

古龙对武功的描写就要高明的多,招式什么都是浮云,效果才是关键。古龙笔下的武功追求绝对的快、绝对的准、绝对的狠,好比暴风骤雨中的闪电,明明远在天外,忽然就到眼前;一招能弄死的,绝不再摆第二个POSE;一拳打倒你,就绝不会给你再爬起来的机会。

金庸小说里,武功高低是有段位的,而且等级森严,绝不混淆。你斗转星移再潇洒倜傥也是白费劲,哥的六脉神剑绝对戳死你。欧阳克这么聪明的人怕过谁,可是笨蛋郭靖学完降龙十八掌后,分分钟都能拍死他。怎么样,老子的神功第九重就是比你丫第八重厉害,你把第八重练出花来也没用。学了什么样的武功,基本上就决定了你在江湖了属于哪个层次。江南七怪就是比不上全真七子,全真七子就是比不上黑风双煞,更不用说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这些教主级别的BOSS了。

但在古龙小说里世界里,武功高低并不绝对。成名已久的大侠,经常被名不见经传的人物灭掉。顶级高手之间,也很难分得清高下,光线,风向,体力,注意力,心情,呼吸,气场……都足以影响一场对决的胜负。

古龙是武侠小说界唯一轻招式而推崇“快、准、狠”的大家。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古龙小说里就能充分总结出这点。古龙描述的高手对决,胜负就在电光石火的一瞬间。最典型的如西门吹雪的剑,傅红雪的刀,当然,还有不得不说的小李飞刀。

关于小李飞刀,古龙曾经说:

我一向很少写太神奇的武功,小李飞刀却是绝对神奇的。
我从未描写这种刀的形状和长短,也从未描写过它是如何出手,如何练成的。
我只写过他常常以雕刻来使自己的手稳定,别的事我都留给读者自己去想象。
武侠小说中的武功,本来就是全部凭想象创造出来的。
事实上,他的刀也只能想象,无论谁都无法描写出来。
因为他的刀本来就是个象征,象征着光明和正义的力量。
所以上官金虹的武功虽然比他好,最后还是死在他的飞刀下。
因为正义必将战胜邪恶。
黑暗的时候无论多么长,光明总是迟早会来的。
所以他的刀既不是兵器,也不是暗器,而是一种可以令人心振奋的力量。
人们只要看到小李飞刀的出现,就知道强权必将彼消灭,正义必将伸张。
这就是我写“小李飞刀”的真正用意。

小李飞刀就是快,快到你永远不可能躲得开。你轻功再高,身法再妙,只要你是反派,在小李飞刀面前就你是个死人。就这么简单、直接的道理。

古龙对无招胜有招的推崇更像是对金庸武学体系的奚落。在很多部小说里,古龙都提到了巴山小顾的回风舞柳剑,和彭家的五虎断门刀这两门功夫,他们是古龙小说里“有招式”的武功的代表,不过显然古龙不把他们当盘菜。这两样功夫表面上都是震慑一方的绝学,但小说里经常是一出手就吃瘪的节奏。打败他们的,不是什么花哨的招式,仅仅是对手比他们快而已——有那摆花架子的功夫,我早砍死你了。

文戏,古龙差金庸十条街

金庸小说的文戏,重点是YY。金大侠可以算YY小说的开山祖帅,论YY能力,武侠小说作者中无出其右者。一般都认为为金庸小说的角色代入感最强,最容易拍成电视剧,多半也是这个原因。

YY小说必备的种马尿性,金庸小说里随处可见,充分满足了广大男性读者的征服欲望。 比如《天龙八部》里的段誉,这个小浪蹄到处装傻卖萌,先充热血好汉骗到了缺少江湖经验、呆萌呆萌的钟灵,再怒施苦肉计变身兔宝宝成功上手“女王”木婉青,再扮文艺青年以琼瑶式的死缠滥打终于泡到了王语嫣……更不用说《鹿鼎记》里的韦小宝了,老婆能凑两桌麻将,偏偏个个都死心踏地的倒贴,韦爵爷桃花遍布中华大地,运气好,走哪都能踩狗屎……

YY小说还有一个特点是主角光环逆天,“掉下山涯得到秘籍”、“高人死皮赖脸的要教男猪脚绝世神功”这类被吐槽无数遍的狗血情节,在金庸小说里比比皆是。

《天龙八部》中的段誉掉下无量山,竟然掉到丈母娘老家去了,一口气学会了凌波微步和北冥神功这两大神技,就凭这混一辈子都够了;令狐冲不听话被体罚,居然冒出来一个隐藏BOSS风清扬,一个劲的传他独孤九剑。张无忌学到九阳神功的过程更是萌我一脸血,尼玛一只野猴子都随身带这么高等级的技能书,这科学吗?好比当年老子在僵尸洞里砍僵尸都能砍出狗书来,你让那些守几个月尸王殿的苦逼配角怎么想?所以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顺手清小怪,没准掉终极!

金庸武侠小说不仅照顾了男性心理,还照顾了女性的YY需求。

比如语嫣这个角色,简直就是专门给女性读者准备的。 你看,老娘我长得美若天仙,又博闻强识,遍读天下武学经典,换今天就是典型的“学霸+校花”合体!刚出门就遇见一个又帅、又有钱、又有权、又有文化、武高还高得吓人的官二代追求,自己还要装出“你很好但是我已经有我爱的人了”的姿态,实际心里早就在想“卧槽卧槽卧槽未来的大理皇帝天下第一帅的少年英雄居然看上我了我好兴奋我好激动好想扑过去不过我一定要表现的更矜持一些才能显示我的女神范才能过足被追求的瘾所以麻烦帅哥你继续追我一段时间菩萨保佑可千万不要玩脱了万一中间他看上别人我他妈的就成傻逼了啊”……

金庸对男女爱情的描写非常之清新唯美。段誉追王语嫣,杨过痴情于小龙女,都算得上千古佳话这个级别。其它像,任盈盈跟令孤冲,黄蓉跟靖哥哥,赵敏缠张无忌,那也算得上人间典范。

古龙这方面就弱爆了。

古龙笔下的男主角多数都是浪子。浪子听上去很浪漫,其实跟屌丝没多大分别——没房,没车,没钱。纵然有主角光环在,也只能到处玩玩暧昧,晚上基本上一个人睡板床,数星星。

古龙笔下的男角色很少有完美的形象,都有一些性格、人品甚至生理上的缺陷。名满天下的楚留香鼻子失灵,手握风云第一刀的李寻欢是个痨病鬼,那个身世惨到家的傅红雪更离谱,是个瘸子。古龙对男主角都肯下狠手,对配角那就更不讲情面了,比如剑术有可能高过男主角的独孤痴竞是个阳痿,武功高过陆小凤的宫九偏偏是受虐狂……

不得不说,这样的设定距YY读者的理想来说有点远了。

古龙很少直接去描写爱情,甚至刻意的回避这些情节。大部分男主角的爱情总是痛苦的,坎坷的,充满遗憾的——当然《碧玉刀》和《欢乐英雄》是例外。 很可能这是古龙在创作时倾注了自己的情感和个性,把自己的喜好融入到人物中,把自己的经历、际遇都化在情节里。

看完古龙的书,基本上这也能看出古大侠对朋友、女人的态度了,哈哈。

另外,我发现古龙笔下描写出彩的女人有两个特点,一是萝莉特别喜欢装熟女。 比如《大地飞鹰》中的齐小燕,《陆小凤传奇》里的上官雪儿,《桃花传奇》里的张洁洁,《幽灵山庄》里的叶灵……

古龙小说的很多地方都能看到这样的描述:一个萝莉故意挺起了胸,对男主角说,“你应该能看出,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所以古龙就是一个典型的怪蜀黍,很喜欢打小姑娘的主意。


你看,我刚好翻到一段挺符合怪蜀黍口味的描写,说的是上官雪儿:

  雪儿瞪着他,道:“你不肯帮我的忙?”
  陆小凤苦笑道:“今天我做的蠢事已经够多了。”
  雪儿瞪了他半天,忽然大叫,救命呀,陆小凤要强奸我。
  陆小凤也急了,道:“我连碰都没碰你,你鬼叫什么?”
  雪儿冷笑道:“我不但现在要叫,以后只要我碰见一个认得你的,就要告诉他,你总是强奸我。”
  陆小凤也叫了起来,道:“我总是强奸你!”
  雪儿道:“嗯,总是的意思,就是说你已强奸过我好多好多次了。”
这放在金庸小说里简址是不敢想象的,想必早年间的女孩子看了这些对话,都要捂上红的发烫的脸……然后在指缝里继续看。

另一个特点就是动不动就喜欢脱衣服。 例子太多了,懒得列。反正一不留神,你就看到:
——哇,这位姑娘忽然就在自己面前赤裸了。
——咦,女侠裙子下面什么都没有。

基本都是女角色主动脱,男主角在一旁装得很镇定,好像说,NO,不要,你酱我很心痛你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