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笔记-加班的小冰

tags: dream
真是忙碌的一天! 我回了老家。 路上发现自己左腿好像骨折了。 虽然看上去好好的,但是在我把腿抬起来的时候,小腿前半截就会弯折。 吓了老子一大跳。 好在开的是自动档,右腿就够用了。 其实我左腿一点都不疼。而且走路也不拐。 为了证明我不是个傻逼,我只好装着很疼的样子去的医生。 我觉得应该医生至少会给我打个夹板,或者做个石膏。 结果医生给我涂了点药水就打发我回去了。 回家后见到了爷爷。 我发现啥礼物也没带,最后就把自己的凉板鞋给爷爷穿上了。 爷爷想去打点滴,我和表哥就送他去了诊所。 等待的时候,我决定周围转转。 在一座老房子的墙根上,我看到了一组水管。 密密麻麻的,让我想起机房的网线。 还有三四个人也围着水管看,我以为是维修水电的。 结果其中两个傻逼突然讨论起这组水管的“路由策略”。 争论不休,然后就让我来点评一下。 我心里很慌。我他妈的怎么想得到自来水管还有“路由策略”。。。 我只好故作高深的摇摇头,离开了。 回来之后,看到爷爷的手肿起来了。 我问他怎么回事? 他说护士扎针的时候可能没有扎中血管。 扎在肉里,打完了点滴? 爷爷的手肿得很厉害,看了真心疼。 这他妈算什么诊所,都是些什么傻逼护士! 生气极了,我冲出去决定去砸了那家诊所。 然后出门就遇到了老板。 老板说有事要去电大,让我一起。 我说不,我要去报仇。 他说,不急,那个诊所你明天砸也一样的,但是我们今天要去谈的业务很重要,晚一点都不行。 我想了想,就跟着去了。 到了电大,先去食堂吃饭。 老板排在前面,打菜的时候,一惊一乍的:哇,今天怎么这么丰盛!哇,还有XXX可以吃! 轮到我的时候,我仔细把菜都看了一遍,明明就是些青菜萝卜,还所剩不多。也许他们把好吃的全拿光了? 忽然回想起白天排队买酱猪肉的事,后面二十多个人眼睁睁看着我把所剩不多的酱猪蹄全装进了一只巨口袋,哈哈,那种欠扁的样子,真得很拉风。 在食堂吃的什么完全没有印象了。 然后公司想在电大找两间教室搞点什么活动,他们觉得我就是电大的,应该熟,让我去。我也觉得我很熟,可以去。于是我就在电大逛起来。 这才发现,这根本不是我熟悉的电大。 房子很矮,很挤,很破败。外墙上还贴满了小片的白瓷砖,我最讨厌贴小磁砖的外墙,何况这些原本白色的磁砖老得都变成灰黄了。 绿化也看不到,只有枯死的树。黑碳般的树枝上,挂满了白纸花一样的东西。仔细一看,上面都是些标语,大都是些离愁别绪。所以,现在可能正是毕业季吧。 我逛了好些楼,想找两件空的教室。结果没有找到,多多少少总有些人在里面。我不想费那劲把他们请出去。我觉得应该来早点,然后在黑板上写着:“XX公司活动预定此间教室”。 我最后还是找到了一间教室。黑洞洞的房子,昏黄的白炽灯,木桌子像我初中用过的一样,脱漆了,还刻满了字。楼道里堆满了废弃的杂物,里面甚至还有一本英文字典。我其实是很想拿出来翻翻的,但是我并没有。 画面好像回到了八十年代。 老板并不介意这里的环境。他不知道在哪里找到一群人,正跟他们介绍充电宝的神奇。 公司好像没有这个业务啊。 听众里面影影绰绰好像有保洁阿姨,还有食堂给我打菜的那个阿姨。 老板的心思我是搞不懂的。 我又跑到楼上去转了转。然后就看到了小冰。 楼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公司的临时办公场所。 我看了一下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一群人在在里面忙。 小冰和舒搭档,她们面前是一堆文件,小冰在忙着翻来翻去,而舒已经趴在她边上睡着了。 我从小冰身边路过,她没有注意到。 如果她一直是这么忙,那她一天到晚不搭理我也是正常的。 我这样安慰自己,心里舒服了一些。但是很快我又不爽起来,因为她又开始跟旁边的男人谈笑。 这男人又他妈是谁?为什么我不认识? 而且,她从来没对我这样笑过,我心里充满了悲伤。 楼下忽然嘈杂起来,办公室里的人都涌到窗户边上看。我也凑过去看。 楼下是一所小学,现在一片灰土翻腾。咋一看还以为是房子塌了。有人说,是小学生打架。 哟哟哟,现在的小学生真的很棒棒哦,打个架都能尘土飞扬的! 我终于看清了状况,其实不算是打架,就是纯粹欺负人。 二十来个将一个人围在半圆里,一个死胖子手上拿着一根棍子,在抽那个被围的人。一边抽,一边数。抽得很慢,却相当狠,一下一下很结实。 那个被困的人竟然没有还手。 20多个对他1个,也许是他绝望了吧。 我忽然做了一个冒险的决定,我要去帮那个可怜的人。 从20个人中间救出他,差不多是送死。但那又怎样,老子现在有什么好怕的。 我顺手抄了一根带着合页和钉子的棍子,打开了窗,站在了窗台上。 回头看了一眼小冰,她还坐在那里,哗啦啦的翻着文件。 旁边的舒似乎翻了个身,还是睡得很香。 而那个我不认识的男的居然很亲昵的靠着小冰的桌子,跟她讲着什么。 怕锤子,干他妈的。 等我教育完这群小学生,再回来弄死那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