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笔记 - 秩序之光

tags: dream
高手们都生活在树林子里。 高手的林间生活,除了切磋武艺,就是寻找宝贝。 我也混在高手中间。 我看他们时时穿着古装,带着兵刃,像彩排一样,在林间飞来飞去,跳上跳下。 宝贝找没找到不清楚,但是挺热闹。 我试着跳一跳,不行,我大概只能跳一条狗那么高。 也许是我武艺不精,也许是我没找到威亚机关,反正挺郁闷的。 我和另一个郁闷高手一起,离开了莫名其妙的片场,来到一座小山前找宝贝。 准确的说,这是石林。缩小了看,它就像一丛竹笋,光秃秃的,非常陡。 我看到石壁上偶尔会开一朵绿色的花,圆圆的,就像睡莲一样贴在石壁上。 这一看就是宝贝啊! 采这个宝贝可不容易,它并不是长在那里等你。 它像雨水滴进池塘时的涟漪,随机出现,一会儿又消失。 两位高手都不会飞,是靠爬的。等爬到它跟前时,它已经不见了。 机智的我想了想,就找了一块宽敞的地方停下来,守株待兔。 涟漪偶尔会在我身边绽开,我马上把它抓住。 软绵绵的,像女人的胸。 并不知道它有什么用,但是闲着也是闲着,我很快就集了一大口袋。 忽然,我听到一声鹿鸣。 是的,有一头鹿,在这石笋般的山间,居然有一头鹿。 它站在高高的地方,对着天空发出清脆的啾啾声。 (汉语的像声词非常穷迫,全靠想象力。比如,女孩子“格格的”笑声,曾经让我在作文课上笑场。) 古时候有凤呜岐山,那是历史上有名的祥瑞,预示周朝将大兴。 鹿鸣石林,是不是也有什么寓意呢? 我这才注意到,这个石林暗下来了。 原来有一道屏风一样的山,一直绕着石林生长着。不经意间,它已经渐渐地将我们包围,只有一道口子还没有合拢。 另一位高手还像壁虎一样在山崖上收集涟漪。 我赶紧叫他,快跑。 我们从高处跃下,口袋里的涟漪仿佛是氢气球,让我们可以飘很远。 这种感觉像飞行,很舒服。 我越来越热衷从很高很高的山崖往下跳,然后像风筝一样往山谷口滑翔。 终于在山谷即将合龙前,我们跑了出来。 我立即就看到了一头狮子。 它并没有那种张牙舞爪的凶相,它只是若无其事的走着,仿佛是刚放工的工人,甩着钥匙圈往家走呢。 让我害怕的是,它一直在向我们靠近。 我和高手交换了一下眼神,决定跑。 我的眼神表达的是分头跑,但结果我们选的方向居然是一样的。 那就比谁快了。 可惜这里都是平地,至多小土坡,落差太小,不利于我风筝系轻功的发挥。 我既没有甩开狮子,也没有甩开高手。 不敢回头看,边跑边想,醒过来我一定要减肥。 狮子本来在后面穷追不舍,但是一会儿我感觉到它停下来了。 我这才敢回头看了一下,真的,它停下来了,远远的张望我们。 这体力还不如我呢。 我打算就地歇会,高手却突然发了神经,反方向朝狮子跑了过去。 原来你不是高手,你是美团骑士,对不对? 高手去给狮子送人头,冲得比刚才逃命还快,我拦都来不及。 神经病了。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看到高手发神经,这狮子居然逃了。 神经病就是管用,谁见谁怕。 不对,这个场景似乎有点熟悉。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心中一惊,赶紧也朝狮子的方向拼命跑! 就在我背后,一头像两三层楼高的猛兽站了起来。 我不记得这猛兽长什么样,反正很大,而且一定很凶。 我又开始拼命跑啊拼命跑。 一会儿就有一群大人小孩子跟着我一起跑。我都不知道他们从哪冒出来的。 有的孩子还穿得五颜六色的,跑起来还不忘叽叽喳喳,跟在操场上嬉戏似的。 猛兽并没有停下来,我能感觉到它粗重的脚步就在身后。 高手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 也许被嚼了吧。 越过一坐小山包后,我看到前面有一朵巨大的花——好像客厅那么大的一朵向日葵。 我想都没想就跳到了花盘上。 这么大的向日葵,上面的瓜子应该有吉它那么大吧! 如果不急着逃命,也许可以抱一枚回家。 然后我就发现上边长的不是瓜子,而是倒插着的啤酒瓶子。 我随手拔出一个,里面空空的,并没有啤酒。 我是不是跑到废品收购站里来了?这个废品站的主人有艺术家的情怀和贫穷,喜欢用各种乱七八糟的废品做出各种玩意。 报废汽车拼出来的变形金刚啦,枕头堆成的城堡啦,还有啤酒瓶子做的向日葵…… 旁边的人拿起瓶子往后面扔,我才记起后边还有个大家伙呢。 我也随手扔了几个,也不知道砸到没有。 跳下向日葵,继续跑。 身边陆续有人被一只沙发那么大的爪子给按倒在地。 我头也不回的跑,直到发现跑到了一条街上。 跟软件园倒有点像,人特别少。 我想起我车就在露天停车场,就赶紧冲进停车场。 停车场里车不少,但都很破败的样子,老半天都找不着我的车。 我有点慌,随便拉开了一辆,坐进去。 然后就看到了杰神。 我说,走起啊,肉山大魔王来了。 杰神说,车好像坏了,怎么都不动。 我操,这不是神车么,怎么关键时候掉链子。 他蹲在车里,像藏在暗堡里一样,像外面张望。 别说,这车空间还不错,前后排都能完整的毫不别扭的蹲下一个成年壮男。唯一的缺点就是不能开。 我似乎也觉得躲车里是个好主意,就跟他一起暗中观察。。。。。 静静的一会儿过去了,猛兽并没有来。 我打算开门出去了,忽然发现另一个可怕的东西:地上流动着一种奇怪的生物! 是的,流动的生物。 它是一团半透明的会流动的胶质,慢慢的在地面蔓延,将遇到的东西吞噬,并消化成它的一部分。 我看到里面有衣服,足球,啤酒瓶子。。。。 这让我想起了《撕裂人》里的异形,而且会动。 我们已经被这胶质围住,门都打不开了。 怎么办? 灵光一闪,我忽然想起来,这种异形就是传说中的洪水猛兽。 所以它就像是洪水,我们的车就像是河道中的岩石,只要岩石够大够稳,洪水就带不走它。水一退,我们自然就安全了嘛。 想到这里,我机智的拉起了手刹。 等着呗。 洪水越来越深了。。。。。。 都到车窗了。。。。。。 我有点心虚。 杰神还在暗中观察,我说,开天窗,我们还是逃吧。 杰神说,没有天窗啊,不像你的豪车,有全景天窗。 这下尴尬了。 突然,远处开来了一排装甲车,刷的下来很多士兵。 奈斯,有救了。 士兵们手上并没有枪炮,只是好多瓶子。 他们将瓶子扔过来,砸在空地上,留下一滩水渍。 异形好像很怕这些水渍,流动到跟前时会绕开。 士兵们将更多的瓶子砸过来,水渍连成了片,形成了一道防洪堤。 异形果然在防洪堤前面停下来了。 可是我和杰神仍然还在洪水包围之中。它还在涨。 士兵们扔瓶子砸异形,却没有用,我想异形应该只怕瓶子里的液体,因为瓶子没有碎,所以对它没有影响。 那可以拿水枪嗞它啊! 士兵们的智商看起来不在我之下。现场改装之下,装甲车马上变成了消防车。 他们又把AWP改造成了水枪,一下一下地朝我们这边嗞水。 AWP的效率实在有点尴尬,跟吐口水一样。 唉,要是有把Negev就好了。 即使是吐口水的火力,异形还是退却了。 只是没想到,它会卷着我们的车一起退。 停车场里居然有很大一个地洞,下面就是漆黑的深渊,车被胶体拖着往里边退,外面的世界很快就只剩一个硬币大的洞口。 常规情况下,我应该醒了。但是这次并没有。 在黑暗完全吞噬我们之前,我听到了熟悉的台词:The true enemy of humanity is disorder。 拯救世界的人已经出现了。 是她,是她,就是她!伟大的秩序之光登场了! 平时我都叫她三妹,现在我想叫她三姐,三娘,三仙姑! 我看到她在洞口出现,手里闪着光子矩阵的光芒时,我知道我已经得救了。 “传送面板已布署”。 咻,完美。 谁说三妹不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