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笔记-灵山白练

tags: dream
我和她朝一座山进发。 山很高大,又很陡,像一座屏障,隐藏了半个世界。 我好像很熟悉这座山,我应该在这山脚下生活了很久,但是从来没有上山过。 我们走得很慢,一点都不累。 突然我们在路边看到了一条白练。 它不是雾,雾会弥散开来,不会形成一束。 它不是烟,烟会升空,不会停滞在路边。 它像一条白绸,就在路边,一直延伸到深山之中。 我们好奇的用手伸过去,空若无物。 但是我们可以双手将它捧出来一团,一团乳白色的仿佛凝固的空气。 这是什么东西?我们对视,都一脸好奇。 从未见过,从未听过。 她忽然拿出一个空罐头瓶子,小心的捧了一团白练装了进去,然后盖上了盖子。 我隔着瓶子观察,这团白练在瓶子里面更像白色的浓烟。 它在流动,旋转,仿佛不满于这小小的空间,想找到一个突破。 我还想再看一会,她说,我们继续走吧。 于是,瓶子被装进了背包里,我们继续上路了。 在山中行走了不知道多久,我偶然回头望了一眼山下,忽然看到一幅异像。 山谷的平地上,有很多座房子,面住的也都是熟悉乡民。或许我和她的房子就在这里。 我们对每一座房子的造型都很熟悉,但我们都没有仔细的观察过房子的背面。 在现在这个位置看过去,每一个房子的背面,都显示出一尊金色的模糊的佛象。 这个图案只有在特定的角度才能看出来,稍微偏一点,就消失了。 没想到这里还有我们不曾知道的秘密。 山谷的村民似乎并没有明显的宗教信仰。没有道理会在修房子时刻意制造这么一种奇观。 这幅异像只有在山中某个特定的地方才能看到,造它的人是如何精确的控制角度呢? 有没有可能我们站的位置才是这个奇景的关键,所以这里一定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我们四下找,想看出这里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或许就是造物者留下的暗示。 没有,找不出任何特别的东西。 这是个迷,可能还要持续很久的迷。 我们站在那里看了很久,才决定下山。 乘兴而来,兴尽而返。我们为什么上山,已经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