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笔记-迷途

tags: dream

放学的时候,我们发现外面下雪了。 没有雪花在飘,不知道什么时候地上已经堆了厚厚的雪。 小伙伴们都高兴的冲进雪地里扑腾。 老师们也在赞叹,好多年没有下过雪了! 可是他们没有注意到,那些小孩子一会就在雪地上消失了。

我想我得回家去。 雪好深好深,我一踩下去,人就一直往下陷,好像沼泽一样。 我试探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它一直陷,想吞没我。 我意识那些消失的小伙伴应该就是这样被雪地吞没了。 我怎么回家呢? 这时我看见了QS。

我很奇怪,因为QS是我的高中才认识的同学,怎么会在小学的记忆中出现?曾经读到过一篇西方的解梦学说,大意是说,在你梦境中出现过的人并非是你随机创造的。他们都真实的存在,而且在你的经历中出现过那么一瞬,只是你没有记住它。这些信息就像一本碎掉的书存在于你的脑海里,理性的思维模式下,你无法搜索出任何一个特定的章节。但是梦境中,人的大脑会随机选择一个碎片去解读,所以你会“记起”很多好像根本不存在的人和事。

QS穿着一双很漂亮的球鞋,他说,你学着我这样走。 他做出一个滑雪的姿势,然后跳到雪上。 真的,他就这样轻飘飘的往前滑了出去。 好简单! 我也学他的姿势跳到雪地里——然后立即就陷在雪里了。我恐慌中手脚并用的挣扎了回来。 这个世界充满了恶意! 这时我注意到雪地上有一些脚印。 这些脚印是谁留上去的呢? 脚印没有中止,是不是说明这些地方是安全的,不会陷下去? 我为我在梦境中仍然具备这么高深的逻辑表示折服。 于是我踩着前人的脚印往前走。

脚印起初很规矩,一步一个。后面距离就拉开了,我得从一个脚印奋力跳到另一个脚印,就像跳房子那样。好在我轻功不错,跳得了那么远。再后来,脚印就离谱了,有的只有杯口那么大,有的却有脸盆那么大,而且越来越远,有的隔了十多米远。我的轻功已经到极限了。

这么跳啊跳啊,我后来找不着脚印了。仔细一看,我已经到沙漠里了。我太专心于跳来跳去,忘了我的目的是回家……

沙漠的阳光好一些。但是跟雪地一样,看不见目标。 我想爬上前面的沙丘,希望可以看得远一些。 可是沙丘软绵绵的,脚使不上劲。 我只能匍匐前进,像一名野战军战士一样。 费好大劲,终于到顶了。 没看到别的,只看见两个大侠跳上跳下的在决斗。 真的是大侠,古装,带刀带剑。 在沙漠里干这事多浪费体力啊。 我想问问他们怎么回家。 还没开口,两位大侠就忽然停手,静立当场,侧耳倾听。 我四周看了看,没人。天空干干净净,没有任何动静。 两位大侠分明感受到了外界的威胁。 我忽然想明白了,他们在找我。 我吓了一跳,跟我有仇吗?难道是怕我偷学他们的武功? 尽管我轻功也不错,不过我手上没有兵器。 我得躲。

沙丘下面有一块褐色的石头。 我躺在沙地上,开始想象我是那块石头。 一会之后,我基本确定我就是那块石头了。 我还要说服两位大侠我就是那块石头。 两大侠一步步朝我走过来,在我面前拔出了刀剑。 我装不下去了,跳起来飞奔。 两位大侠像流氓一样在后面玩命追我。 卧槽,我忽然发现我的轻功没那么好用了,只能平跑了! 各种惊险,各种只差一点点。

我跑出了沙漠,跑过了田野,跑回了山里。 大侠们始终没有抓到我。 在山里跑了一阵,我发现后面没有人追来了。 我在山里迷糊转来转去。 忽然看到了我的老家,就在山谷的河畔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