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笔记 - 鬼见愁与小指

tags: dream
教师节前,我回了一趟老家。 在老家什么也没有干,甚至没有去看一眼荒废多年的老宅。 我只想爬次山。 老家后边的山,一直是我心中的乐土。 山上有一处险境。 那是一块巍峨的巨石,嵌在山头,大小到跟山下的村子差不多。 上面非常陡峭,人工开凿了一些阶梯,却没有扶手。 在上面必须手脚并用,贴地爬行,比攀岩还要刺激。 没有想到这样的险恶之处竟然有好多人,而且很多是老年人。 不像城市里的老年人跳广场舞,这里的老年人喜欢爬山。 大家三五一丛,拿着蒲扇,惬意地乘凉。 我在这里能看到镇上,甚至能看到广场上正在举行一场足球比赛。 黄昏时分,夕阳余晖还在。 一面是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一面是云隐隐,雾蒙蒙。 天光云影,美不胜收。比我少年时印象中的家乡更美。 我拿出手机想拍个全景,结果成像太模糊了。 这时候觉得,应该买个相机的。 可惜美景就短短的一刹,很快世界就暗下来了。 晚上,在大姑家吃饭。 我随口说起,最近肠胃不好,腰酸肾虚。结果饭桌上气氛有些怪怪的。 表姐悄悄跟我说,你表哥身体也不行了。 我这时才注意到,饭桌上少了个人。 以前,表哥都坐在我左边那个位置的,正好背对窗户。现在表姐坐那里了。 不对,还少了一个。我表姐夫呢? 表姐夫在厨房。我没想到他还会进厨房。 表姐夫长得胖胖的,远看非常像个厨子。但是他长这么大,连一碗面都没有煮过。 一会儿,他出来了,端了一碗黑糊糊的东西出来,像一碗胡辣汤。 他放到我面前,说,特意给你做的。 看样子他非常想我喝一口。因为他装作无事的样子在夹菜,却一直偷偷地看着我的动静。 我看了看,没有喝。我家猫做得汤都比这好。 走到吃完饭,我一直没有喝它。 表姐夫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仿佛害怕什么。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 在老家山上产一种珍稀的草药,名叫鬼见愁。 这种草药几乎不能治什么病,它的厉害之处在于驱邪。 如果有人中邪,或者鬼上身,就用这种草药烧成灰,兑水喝下去。半个时辰内,附体的邪魔鬼怪必哀嚎而逃。 想怀孕的女人也吃不得这种草,因为它阳气太重,鬼无法投胎。 现在想想,也许可以用它来避孕。 嗯,是个好主意。 回过神来,我终于认出这一碗黑糊糊的汤,就是鬼见愁。 表姐夫为什么要让我喝鬼见愁? 他怀疑我鬼上身?我并没有哪里异常。 他怀疑我是鬼? 那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第二天我回了当年的小学校。 我想去听赵老师讲一堂课,行程计划里本就有这一条。 赵老师仿佛并没有变化,还是那样朴素、端庄。 可是学生们大不一样了,竟然都是我这个年纪的小伙。 我忽然意识到今天是教师节,原来大家都是来这里跟老师叙旧来了。 这些同学我一个都不认识。 赵老师教了一辈子书,桃李满天下。我不认识也正常。 等等,我忽然认出了一个。 狗欢,没错,是他。 狗欢当年骑摩托车撞了人,对方被他撞到脊柱错位,瘫痪在床。 但是他穷,赔不起钱。我还帮他垫付了不少医药费。 后来听说他躲债,跑路了,几年都没有出现过。 这么多年,欠我的钱,他没说还,我也没有催。 现在他装作没有看见我。 我想了想,算了,就当没有认识过这个人吧。 大家都认真听赵老师讲汉字。 直到教室门口出现一阵骚动。 三五个人抬着一副担架,在教室门口吵吵嚷嚷。 课堂秩序完全被打乱了。 莫名其妙,我很生气,正想上去哄走这群闹事的。 却发现狗欢已经在那里了。 狗欢仿佛认识他们。他跟那几个人小声讲了什么,还向我指了一指,然后就缩不见了。 我忽然想起来,这担架上躺着的就是当年狗欢撞瘫的那个人。 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那个闹事的人走到我面前,拿出一张纸给我。 这是一份事故责任书,上面竟然有我的签名。 确实是我的笔迹,可是我从来没有签过。 于是,另一件事我也想通了。 一年前,我收到几封来自全国各地信件。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实实在在的信封了。 电话,Email,QQ,微信,都这么流行了,为什么会有人给我写纸质信呢。 信是来自全国各地很多个地方,但是我怀疑是同一个人写的。 我练字练了十几年,对笔迹字体的敏感异于常人。 尽管有些疑惑,我还是回信了。 现在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狗欢,不错。 我回头对赵老师说,老师,借刀一用。 老师在文具盒里拿出一把小刀,我说,换大的。 赵老师一楞。 我说,我要那把刀。 赵老师在小镇的小学教了几十年语文课了,大家都见过他手上的茧。 大家都说那是几十年板书留下的痕迹啊。 来视察的领导握着他的手,感动的眼泪花花的。 但我知道,他手上的茧,绝对不是拿粉笔板书磨出来的。 很多年前我就知道赵老师随身带刀,就在他那个破旧的公文包里。 于是,一把两尺多长的西瓜刀递到了我手里。 谢谢老师。 刀在手,没有人敢拦我。 我默默的拨开那群闹事的和看热闹的,找到了躲在角落里的狗欢。 狗欢一直蹲在角落听动静。直到我的刀放在他脸上。 他竟然没有吓尿。 他惊了一瞬,又镇定地说,明明就是你的笔迹,你不要不承认。 狗欢已经不是当年那副怂样了。 有种! 我瞬间将他踹倒,再一脚重重地踏在他的手上。 一个字都不想跟他讲。 一刀下去,他的小指头被我砍下来。 狗血乱飙,狗欢杀猪一样的叫起来。 我擦了擦刀上的血,双手奉还赵老师。 我已经决定了。 明天是无名指。 后天是中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