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笔记 - 飞车

tags: dream
旅店。 半夜醒来,感觉好渴,起来四处找水。 这旅店似乎也太简陋了。七八个铁架子上下铺摆在一个临街的门面里,卷帘门只关了一半,我能看到外面月光下冷清的街。 没有水,找了一圈,只看到一地空饮料瓶子。 我准备去街上看看,一摸,钱包不在身上。也许掉在床上了? 似乎我的床上已经躺着一个人了。是男是女都没有看清楚,但这个人肯定不是我。 我睡哪张床竟然记不起来了。 在几张床上胡乱翻了一下,没有我的钱包。 会不会落在车上了?我这么想着,就往外走。 大半夜的,灯光很稀,不过月光非常亮,街上还是有不少人。 不远处有一群人,围成一团,我也凑过去看看。 我以为中间有个什么玩把戏的人呢,结果大家就围着一块空地,评头论足。 真是一块空地,草都没有一根! 多么无聊的一群人。 等等,我忽然想起来,这块地方不就是我停车的位置吗? 哎呦,我车呢? ”这儿原来停了辆车,你们看到了吗?” 大部分人都一脸茫然,估计也是凑热闹围上来的。 不过有一个小孩子说,“汽车飞走了!” 哇,他竟然说一辆车飞走了! 虽然车上有几个按钮我还不知道是干嘛的,但我也敢肯定,我的车不会飞的。 我也做过很多天马行空、神魔仙侠的梦,但这个不是,这一场明明充满逻辑与理性。 可是我的车去哪儿了呢? 我就问小孩,车子飞到哪去了啊? 小孩子想想了,指了一个方向。 看起来倒是不远,我本以为他会说,车飞到天上去啦,飞到月亮上去啦,飞到参宿七去啦。 我往小孩指的方向走,没多久,就发现自己站在一处悬崖边。 看不清下面有多深,也看不清对面有多远。 莫非是有人偷了车,然后开着开着不小心掉下了悬崖? 那也应该是掉下去,不是飞下去,对不对? 是小孩子没有讲清楚,还是我猜的不对? 我决定找到小孩再来问问。 这时我发现旁边也有好些人在张望。 我问他们,你们在这干嘛?他们都说,找车呢! 我又问,是不是一个小孩子跟你说,车子飞走了,往这边飞了?大家都说是。 走,去找找那个小孩子。 说谎的孩子要打屁股。 不用找了,那个小孩子从人群中钻出来了。 他朝悬崖下一指,说,你们看嘛,车就从这飞下去了。 这小屁孩还真倔。 我把他按住,说,怎么飞的,飞哪去的,指给我们看,再骗你大爷,就把你扔下去。 他一点都不怕,指着悬崖下边说,你看,你看,那儿不是吗? 我们顺着他指的方向,仔细看了一看,目瞪口呆.jpg。 悬崖往下,大约几百米的地方,有一块不起眼的突起,之前我们都没有注意到。 那块突起之上实际是一小块平地,上面整整齐齐、密密麻麻的有很多东西,像蚂蚁一样。 仔细一看,竟然全都是汽车! 如果按之前的猜测,车是摔下去的,那它不可能摆的这么整齐。 难道小孩子没有说谎,汽车真的飞下去了? 这件事实在太奇怪了,我和大伙儿都懵了。 这时,忽然有人说,那边有条路可以下去。 不远处真有一条向下的路,每一步都是在崖壁上开出来的凹槽,边上还有铁钉做的扶手,有点像电塔的检修道。 大家就一个一个往下去,我也跟着下去了。 似乎没有走多久,就下到了那块突起的地方。 下来之后才发现,这里的空间比上面看到的大的多。 大约有几千辆车摆在这里,好壮观的一块停车坪啊。 我很就找到了自己的车,它毫发无损的摆在那。 其它人也陆续找到了自己的车,在想办法离开。他们转了一圈之后,都发现没有路。有些人甚至轰着油门想爬悬崖,不过是徒劳。 这就是悬崖上的一块孤独的小平台,上有几百米悬崖,下则云雾茫茫,深不可测。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坐在车顶上发楞。 我忽然就想起《天龙八部》了。 当时段誉吊儿郎当,四处闲游,结果误入江湖纷争,被恶人追杀,掉下悬崖。结果巧得很,不但没有摔死,还掉入“琅嬛福地”。 这是他人生的转折点啊!在琅嬛福地,他学到了《凌波微步》、《北冥神功》两大神技,暗中跻身一流高手行列。他又机缘巧合吃掉了莽古朱蛤,功力大增,百毒不侵。这都不算什么,最让我受不了的是,他就这样误打误撞得到了钟铃(萌妹!)、木婉青(女神!)。 这段奇遇还有一些蝴蝶效应。琅嬛福地的男主人是当时逍遥派掌门无崖子,段誉实事上已经先于虚竹师承无崖子,为将来结交虚竹打下了基础。而琅嬛福地的女主人李秋水,就是王语嫣(神仙姐姐!)的外婆。那尊玉像,原型虽然是李秋水的妹妹,却跟王语嫣神似。将来段誉看到王语嫣就走不动道,也是有因果的。 比起乔峰受的屈,虚竹受的苦,慕容复受的虐,段誉这个浪货真是仙福永享了。 这个地方莫非是我的琅嬛福地?武学秘籍在哪?莽古失蛤在哪?神仙姐姐的玉像在哪? 对了,还有,老子的钱包在哪? 我正在瞎想的时候,忽然感到一阵车子一阵震动。 回过神来,目瞪口呆.again.jpg。 悬崖之上,远远的天空中,忽然飞下来一道道细细的钢索,然后车子一辆辆的像被钓起的鱼一样,划着流畅的曲线飞了上去。 我的车也一样,四条钢索灵活地抓住了车的四角,然后一道奇大的力从钢索上传来,近两吨的车被轻松的吊起来了。 车真的飞起来了,风声过耳,速度好快。 我赶紧扒紧车顶,不敢乱动。 我以为会飞上月亮呢,结果飞了一会儿,车就停下来了。 仔细一打量,我又回到旅店旁边了。 钢索消失了,车就在原来停放的位置上。 天已经亮了,街上已经有很多来来往往的早起的人们。 他们看到我躺在车顶,也没有惊讶。 我看着天空,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