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笔记-暴雪

tags: dream
我在一个什么机关大院里,等一个女人。 她是个日本姑娘,长的什么样,记不太清了,应该是年轻可爱的吧。 我要带她去XX山玩,但是我不认识路。 我骑了一辆小摩托,在门口等到了她。 我说,上来,我们出发了。 她萌萌的说了什么,好像很害羞,但仍然坐上来了。 我说,抱紧哦。她只肯抓着我的衣服。 我把车顺着楼梯骑上了二楼。 二楼阳台连围栏都没有,我小心的挪了几步,发现没有路了。 远处就是云山雾沼,也许就是XX山了。 但是显然我没走对路。 我说,走,我们去坐公交车。 于是我们下楼,回到街上。 这时我想起来,去XX山本是个集体活动,应该还有大帮人同行的。 他们在哪儿呢。 我果然在一家餐厅里找到了一堆人。 大家都在吃东西。有虾,有肥肠。 然而影影绰绰的一堆人把桌子围满了,没有位置。 我只好去旁边一桌,吃一碗蛋炒饭,丝毫没有味道(或许梦境中是无法模拟味觉的?)。 日本姑娘不知道去哪儿了,我都没注意。 反正也不是很熟,丢了就丢了吧。 然后我就在一辆破旧的公交车上了。 人不多,但是我仍然是站着的。我拉着拉环,看着周围的人。 旁边上来一个中年妇女,拿出钱来买票。 我注意到她手上的钱很奇怪,那钱不像钱。 虽然看上去也是花花绿绿的,但比普通的人民币要小不少。 而且钱像邮票一样一张一张是连在一起的,很长一绺,要扯一下才能分开。 仿佛几十年前的粮票,我在心里想,这老太婆哪搞来的粮票。 我好像听到边上也有人在质疑,这是哪里的钱? 然后人有解释,这是X国的钱。 因为这个地方地处边镜,X国的钱也是流通的。 我很想看清楚钱长什么样,但是售票员已经塞进口袋了。 公交车就在路上晃, 不知道开了多久,我已经意识模糊了。 忽然我被一阵骚动给惊醒。 我看到车外面的路上,有很多人朝着车后方的天空仰望,一脸惊恐。 车里也有很多人向外张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凑过去看了一眼,天灰蒙蒙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这些人在看什么呢?我正想问问,结果这些人竟然慌乱的跑了起来。 然后,我发现公交车司机也紧张了起来,开的更快了。 乘客的神色都像是在逃离危险,而且一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样子。 我再一次看了一下身后的天空,发现几朵乌云凸现了出来。 在乌云背后,隐隐有一些光芒,应该是太阳吧。 似乎一切很正常啊! 这些人为什么怕呢? 是不是他们看到了别的什么? 终于我听到有人说,暴雪来了。 暴雪?原来是暴雪? 是不是有点过于紧张了,有这么吓人吗? 外面的天气并没有什么变化,甚至还有一些阳光。 我心里不以为然。 公交车在一个狭窄的转弯处,竟然直直的撞到了墙上。 我眼睁睁的看着它撞上去的,司机像痴呆了一样,没有转弯,也没有刹车。 我上去问司机,怎么回事? 司机呆呆地说,全失灵了。 他一脸惨白,仿佛放弃了。 没办法,下车吧。 下车之后我才发现,天气竟然变得这么冷! 虽然没有看到冰雪,但那寒气惊人,让我的腿很快有了麻木的感觉。 南极也不过如此吧? 我有点紧张了。 下雪我见过,没有这么冷法。 再冷下去就不对劲了! 街上的人已经很少了,大家仍然在慌乱的奔跑。 我也想跟着他们跑了,但是腿竟然跑不动了。 气温下降的太快了,我明显的感觉到,腿已经行动不便了。 于是我就尽力的往前走。 我再一次望向了身后的天空,乌云汹涌咆哮,向这个小镇俯冲,快要落地了。 我往远处看,惊恐地发现远方的村落都已经变成了冰海,青山绿水全被封印在冰中了。 那里的人们应该被淹没了,不知道到还是不是活着。 终于,暴雪来了! 街上几乎没看到人,不知道躲在哪里了。 身后的不远处,我看到一团云慢慢坠了下来,摔成了粉。 离我很近,不过几百米。 那里的气温估计是骤降到了零下100度吧。 我快被暴雪赶上了。 死神来了。 我努力一瘸一拐地往前走。 满心荒芜。 差不多,这辈子就到这儿了。 …… 梦是无常。 接下来发生的事,我真是万万没想到。 我在最后的时刻,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没错,是那个日本姑娘。 她穿着米色的风衣坐在我前面的台阶上。 她对我招手,然后指向前面。 我大声喊,你坐在这干什么?快跑啊,逃命啊! 她没有跑,打手势让我跟上她。 她仿佛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但是我跟不上,因为我的腿根本不是自己的了。 我的思想都快要被冻结了。 她跑过来,拉住我跑。 逃不掉的啊,你会死的啊!我心里很难过。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连长什么样也没有看清。 也许我们是恋人? 然而我忽然就有了力气,拖着腿,爬上台阶。 阳光。 周围仍然是冰天雪地,但我看到了阳光。 准确地说,是一道一道光柱,像雨后森林里的光柱。 多么亲切,多么温暖。 光柱所在的范围,气温竟然与常日差不多。 我甚至看到有一群小伙子在这光柱里打篮球。 他们穿着背心,汗流浃背。 我在球场边上坐下来,精神恍惚。 这不科学。 当然这奇景并没有持续多久,光柱就慢慢暗淡了。 寒气再次袭来,危险再次降临。 但是打篮球的小伙子们并不紧张。 他们小跑起来。日本姑娘拉上我跟着他们一起跑。 果然,在另一个地方,他们又找到了一个光柱。 而且还有一个篮球架,正在光柱下面。。。。。 我忽然明白了。 这是一群适应了这种环境的人类。 他们经过不知道多少代的进化,或许他们总结出来了阳光的规律,又或许是他们具备了某种神秘的能力。 就像沙漠里的骆驼,在浩瀚的沙漠中总能找到绿洲和水源一样。 他们就是这冰雪中的“骆驼”。 而像我这样的外来游客,遇到这样的暴雪,只有死路一条。 冰封几百年,然后被后世发现栩栩如生的遗体? 我这才想到,这个日本姑娘应该也是进化人。 The END。 (隐约后面我还到山上捉一种虫子,但记不太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