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笔记-大鱼

tags: dream

老家的镇小学建在一座几十米的高崖上,一条大河从崖下流过。 河上有一座高大的石桥,石桥尽头是一道100多级的石梯,直接通向小学大门。 我莫名其妙的就出现在这座桥上。

桥面离水面挺高,应该有十米。旁边有一些人在桥上放线钓鱼,我无聊就在旁边看。 忽然水面异动,一条乌黑的鱼背出现在水中,几乎有半条河那么宽。 旁边的人都兴奋的大叫,拼命的舞动鱼线,还有的人不知道哪拿到的钢叉,好像要准备跳下去把鱼叉上来。 我觉得很危险,因为这条鱼从背鳍看就比桥墩要壮实好几倍。这些人相当于拿绣花线去绑老虎,脑子进水了么。 我大声叫他们,快离开这里,这鱼很危险! 居然没有一个人听我的,而且越来越多的人在岸边看热闹。

我很害怕,就往小学那头跑,顺着石梯一路爬,心想,站远一点一样可以看热闹。 那些人站那么近,一定是傻逼,跟怪兽片里的美国佬似的,死都不知道为什么。 我爬到石梯的一半停了下来,开始坐石梯上看热闹。 那条鱼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已经开始在水里猛烈的翻滚,搅起来的浪花高过桥面。 岸边的人都特别兴奋,还在往桥上涌。 也许今天是赶集的日子吧,人可真多。 小学校也不上课了,老师和学生都跑出来看,一边大呼小叫,听不清说的什么。 鱼好像在慢慢的变大,难道没有人注意到吗? 我又对周围的人说,这鱼危险,为什么大家不跑呢? 一个小学老师就坐我旁边,他说,鱼上了岸就是鱼肉,我们在岸上,没事。

刚说没事,鱼尾巴扫中桥墩,桥剧震一下,掉下去几个人! 一下子场面逆转,桥上的人吓的屁滚尿流,疯了一样的往岸上跑。 岸边有一些人在惊恐的大叫,有一些人在哭。 掉下去的人发生了什么,都没人看见。 鱼越来越暴躁,开始有意识的用尾巴扫桥墩,桥没撑几下就倒了,好多人没有跑下来,直接掉进了水里。

这时有一些英雄站了出来,振臂高呼,弄死这条鱼,为乡亲们报仇! 大家再一次激动起来,群情亢奋。 有的人拿石头往河里砸,有的拿竹子往水里刺,有的往水里扔树叶——我也不懂为什么要扔树叶。 我旁边全是小学生和老师。一位老师说,跟我来,我和一群人就跟着他,来到实验室。 他在实验室里拿了一些瓶瓶罐罐,然后又找到了一些像标枪一样的武器,发给大家。 他说,把枪头蘸点瓶子里的毒药,然后扔出去。 这主意不错。 小学生们很积极,几个人抬着拿着染了毒药的枪往河里扔。可惜力气太小,扔得太近。 我来!我拿起来一根标枪,结果发现枪真重,提都提不动。 换这根,老师给我一根细的。我掂掂重量挺合适,后退几步一个冲刺,把枪扔了出去。 飞得距离够远,枪落在河里,不过没有扎到鱼。 大家仍然被振奋了,觉得这是个好办法。 越来越多的成年人加入到投标枪的行列。 大家排成两个梯队,一队扔完了马上退下来,另一队再冲上去扔。 小学生们在后面流水线运转,给大家提供武器。 越来越多的标枪落到河里,鱼愤怒得朝岸边喷水。 大家都快活的笑了起来。 小学老师又强调说,鱼上岸了就是鱼肉!

我扔了几轮,觉得累了,就看他们扔。 水里的鱼不知道是被刺中了,还是累了,动静变小了。 仿佛胜利在望,大家脸上都是喜悦的神色。 这时我发现有点不对劲。那条鱼颜色变深了,一般鱼死前,颜色都变浅的。 最奇怪的是它一直在慢慢变大,而且鱼身上有些异常凸起。 我看了半天,忽然想到,它在长脚!! 我预感到大难将至,拼命的向周围的人喊,鱼长脚了! 大家还是没有听到我的声音。

已经晚了。

鱼真的在长脚,它迅速的完成了最后阶段的变身,从河里站了起来! 它是一头大怪兽,像一条霸王龙。 怪兽非常高大,与小学校的高崖齐平,它朝天大吼,一步就踩到了岸边的人群之中。 肯定有很多可怜人的被踩扁了。 我吓坏了,掉头就跑。 后面的人群已经炸了营,惨呼不断,应该发生了很悲惨的事。 我拼命往家跑,途中回头看一眼,发现怪兽还在岸边屠杀。 路上有很多跟我一样玩命狂奔的人。 我问他们,往哪跑比较好? 他们说,上山! 我隐约觉得上山不见得是好主意。 正在这时,忽然一只大脚从天而降,一下把我旁边的人踩没了。 明明还在河岸的怪兽,忽然一下就到了跟前。 我吓得几个翻滚,然后躺在地上不敢动。 怪兽的脚就在我头上挪了过去,那种感觉就像你躺马路中间侥幸从卡车底漏过去一样。 怪兽奔着前面的人去了,那些往山上爬的人很快就被怪兽抓到,一下捏死。 我忽然觉得应该朝反方向跑。 于是我又拼命往镇小学跑。 路上我看到所有的房子都被怪兽毁掉了,只剩一堆瓦砾。 还有很多个像一间教室那么大的坑,想必是脚印。 坑里面藏了很多人,他们对我说,怪兽不会踩到同一个脚印里的。 听上去仿佛也有道理,但是我隐约觉得概率学不是这么用的。

我没有停下来,我有一个更好的去处。 我跑到学校的高崖边上时,居然发现这里已经有很多人了。 那个小学老师也在,他说,越危险的地方,就是越安全的地方。 其实我也是这么个理论。不过听他这么一说,我又不确定了。 我正在努力的思考我应该在哪里藏身。 已经有人惊呼,怪物来啦! 我一看,果然怪兽又回头来了。 我靠,真是乌鸦嘴! 其它人都四散开来找地方躲。有的藏在学校的乒乓球台下面,有的往河里跑,有的往树上爬…… 小学老师带着一些人直直的躺在石梯的阶上。 他说,两级石梯间有个三角区,即使怪物踩上去,也会有足够的空间藏身,不会被伤到的。 真是聪明极了。但我不打算学他。

我还没有找好藏的地方呢,怎么办? 怪兽越来越近了,最后关头,我看到高崖边上有一片瓜地。 我连忙冲过去揽了一堆瓜藤,紧紧抱住,然后冲锋几步跳下了悬崖。 那一刻我在飞。 瓜藤居然没有断,跟我预想的一样。 我吊在峭壁上,周围是摇摇欲坠的石头。 我努力的贴近悬崖,一动不动,希望怪兽不要看见我。 怪兽到了,它第一脚就踩在了石梯上。 实践证明小学老师的三角安全区理论有点问题,因为怪兽一脚就把石梯踩坏,直陷到地里去了。 我不知道那一群人是不是死了。 我没有空去担心他们,我自己都紧张得不得了。 怪兽在附近四处肆虐,惨叫连连。 怪兽每一脚踩在地上,四周都是一震,很多摇摇欲坠的石头就直接掉下去了。 头顶不时有人被扔下悬崖,我在下落到我旁边的时候跟他们打了个招呼。 隔了一会,好像没有动静了。 我又坚持了一会,再仔细听,还是什么声音都没有。 我看了下瓜藤,都黄了,心想这得过了多久啊,都到秋天了。

等死不如作死!老子上去看下吧! 我小心翼翼的向上爬,到悬崖边时,抬头一看。 好大一只眼睛! 怪物就趴在悬崖上,我探头的位置,就在它的眼睛边上。 那只眼睛有车轮那么大,就直直盯着我。 我吓得手脚都软了,要不是瓜藤缠在我身上,我差点掉下去。 但是怪兽没有动静。 我忍了很久,再次探了下头。 眼睛还是在那里睁着,怪兽仍然没有动静。 难道它睁着眼睛睡着了?

我爬上去,从怪兽眼睛前面走过去,它一动不动。接下来我看的到事情超出我的逻辑思考能力了…… 我看到一个老头和一条狗在打乒乓球。 老头长啥样我好像看不清楚,只是看着他的灰袍子,有点眼熟。 狗我倒是看得真真切切,真是一条狗,中华田园犬,嘴里叼着拍子呢。 乒乓球台就放在怪兽的背上面。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也不知道从哪里问起。 “你会不会?”,老头问我。 狗也转过头看着我。 “会!” 管它三七二十几呢,我从狗嘴里拿过拍子,开始跟这老头打乒乓球。 老头的球风很犀利,一直扣杀,我一直各种惊险的救球。 奔跑的时候脚下软软的,才意识到我仍然踩在怪兽的背上——可是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呢? 老头又一次扣杀,这次我没有接住,球奔悬崖边上去了。 我冲过去想捡起来,结果没赶上,球还是掉下去了。 我叹口气,说,好了,这下没得玩了。

这时另一件让我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一条长鞭忽然刷得飞下悬崖,把乒乓球在空中卷住,然后递到我面前。 我定神一看,不是长鞭,是怪兽的尾巴。 它还活着!它还醒着! 我又吓傻了。 它回头,仿佛用眼睛示意我拿球。 老头在那边叫,快来继续。 我莫名其妙的真去拿回了球。 怪兽又继续趴在那儿,好像还很郁闷的样子。

我好像想明白了,问,大爷你是神仙吗? 老头手上忽然多出一把宝剑,荧荧有光,应该附魔了。 老头说,你看这把剑。 我说,好剑。 老头说,你看过这条狗。 我说,好狗。 老头说,你应该认得出我是谁了。 我想了很久,想不起来。 灰袍子!看到他身上的灰袍子,我忽然想起一个人,说,你是不是镇政府那个看门的? 老头说,哈哈哈哈。 然后一挥拍子,说,走,你跟我来!

这时最后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隔壁有孩子在大哭,我醒了,断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