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林寺

tags: travel

华阳往南30公里左右,有一个大林镇。

取名大林镇,可能源于这里曾有一片很大的林子吧。其实镇子并不大,几条斜斜的街,交错在一起,就是镇子的核心。镇子周围确实有很多林子,种了很多的梨树、桃树。只是这个时节花已经谢了,叶子还不茂盛,显得稀稀疏疏的。街上人和车都不多,时而有一条狗在街上踱来踱去。一条巷子的尽头,有一家正在办白事,有一个大约是神婆的人,唱着低沉的歌谣。这么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镇子显得有点冷清。

表面上看,它跟川东北的普通小镇没有什么不一样。远处,已经可以看到一片片工地在向这个小镇侵袭,它们代表这个镇子的未来。

天府新区设立之后,这个小镇正处于核心地带。平静的小镇,正被一股机遇和潮流冲击。方圆百里都百业待兴,不久的将来,办公楼、住宅、公园、学校都会陆续占据这里的每一寸土地。这里的人们的命运,也将因此发生巨大的变化。

我们来到镇子上时已经快三点钟了。庆幸的是还有餐馆在营业。

酸菜粉丝汤,8元。苦瓜烘蛋,12元,很便宜了。也许是我们又累又渴吧,汤感觉很美味,两个人都很喜欢,差不多喝完了。苦瓜烘蛋比较少吃到,做法是将鸡蛋打散,撒进苦瓜切成的粒,然后文火煎出来,酥酥地一张饼,也挺好吃的。只是老板娘没把握好火候,老了一点,油也放多啦。


大林镇上有一个大林寺。

吃过饭,我翻了一下地图,一下就看到了它,离我们很近呢。带她去转转吧,时间还早,我想她应该不会拒绝的。

大林寺是修在一座小山坡上,山门就对着镇子。按超市小妹给我们指的方向,我们顺着一条斜斜的街走了不到两百米,就看到了山门。从这里看,大林寺并不像大庙那么威严和显眼,它与周边的民居很好的融合在了一起。红色的围墙很长,可见寺的面积还是挺大的。

天下寺庙大都是开放的,像青城峨眉的大庙,更是游人如织,开门迎客当然不是什么坏事,只是僧人们还能否静修,就不得而知了。

我们进去转了几座大殿,发现里面修整得还不错,如来、观音、文殊、普贤、地藏都供的有。更多的是罗汉像,彩绘、鎏金,都做齐了。每座塑像都标了名字,大部分我们都不认识,勉强找到了几位熟脸,比如四大金刚,降龙罗汉,伏虎罗汉等。

印象较深的有三处:

第一个是观音殿,观音菩萨是标准的千手千眼的造型,相当精美传神。我游历过的寺庙里这种观音像并不多见,大部分寺庙只供贵妇模样的观音化身。我也不太懂这里面的深意,也许是成本制约呢~

第二个是一尊罗汉像,与其它座像非常不同,这尊罗汉像将自己的年老的脸扒开了,里面是一个年轻人的面孔。塑像倒不惊悚,只是很好奇,这里面应该有什么故事吧。(可惜我没有记住罗汉的名字,到现在我也没有搞清楚他是谁)

第三个是一条小不点大的狗,被拴在大殿的左侧。它仿佛很不爽有人打扰它午休,一直叫个不停,这声音我估计半个镇子都能听到。大约不是僧人养的,也许是看门用的吧。

我忽然想起来,转了这么多地方,竟然没有看到一个僧人。。。。。

一般香火旺盛的庙宇,都会设一个“法物流通处”,其实就跟景区卖纪念品的地方一个意思,里面总会有些佛像啊,法器啊,挂饰啊之类的小玩意儿出售。如果声称它们是开过光的,那价格会贵上很多。我特别留意了一下,也没有找到“法物流通处”。想了想,可能因为寺就在镇子上,反而游人不会多,弄这些也意义不大吧。

大殿边上有一个老太太,不像比丘尼,在看书写字。旁边是一些免费自取的经文,我翻了一下,有《金刚经》、《楞严经》等,都比较常见,就没有拿。

我们还在一处神仙诞辰表那停留了一会儿,闲聊了几句佛教、道教的神谱的异同。 比如佛教里的观世音菩萨,在道教里叫慈航真人。文殊、普贤、地藏这几位在两教里都有。 我大学看过不少宗教方面的书,略知一二,但是好些都快忘掉了。


有一位弓着腰的老人路过我们旁边,我发现他的右胳膊上系了一条红布,就问他,这是做什么用的啊?他说,这是在门口请的。 我听清了,但是没有听懂,还是不知道这红布有什么用。 他大约七十上下了,腰弯得很厉害,腿脚也不太好,哪个殿都没有进,径直的往后面去了。

我们也跟着过去,才发现大殿之后还有高处。 顺着台阶向上走,一会就发现自己进到一个小天井里,正对着一道门,上书“罗汉堂”。在我们的周围,则环绕着十八罗汉的塑像。这十八罗汉像里还有济公,破帽,破衫,破扇子,很好认。按《济公传》里的说法,济公本是西天降龙罗汉,降世临凡,化为癫僧,降妖除魔,点化世人。从这里看,这个说法显然是已经被认同的。

可惜罗汉堂的门是上了锁的。我们透过窗户看了一下里面,看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佛像,比下面几殿里更耀眼。 看完天井里的十八罗汉之后,我准备折返了。这时又上来了四五个人。其中有一个老太太,年纪看起来七八十岁了,同行的其它几位大婶也有五十上下的样子。

她们上来之后,直接就把罗汉堂的门推开了。原来那锁只是挂上,并没有实锁。我惊讶地问,原来这门是要自己开的啊?大婶说,这一直都开着的,刚才不知道谁把门关上了。无语。。。。

我们进到罗汉堂,马上就被震撼到了! 天哪!原来这里藏着五百罗汉!

罗汉堂里的空间比我们想象的大多了。地上,阁楼上,到处是真人大小的罗汉彩塑。神态各异,栩栩如生! 罗汉像前有个牌子,不仅有名字,还有编号,我留意了一下,最大的编号四百七十多,更大的就没有找到了。 这么多人物,我想我能听过十个就算渊博啦,结果逛了一圈,真是没有听过十个。 大部分的罗汉塑造的都比较规矩,但还有几个比较夸张。有一个罗汉手特别长,伸到了房梁上,还有一个像弥勒的造型,但上身上爬着几个小孩子。 对了,还有一个老熟人,就是那个把自己脸扒开的。。。。。

那位大婶拉着老太太去一个一个数罗汉。我问她这是在做什么,她告诉我,数罗汉是种占卜,一个一个数,数到自己岁数时,那尊罗汉就暗含今年的运程。他的形象、表情、手势、姿态,都可以被解读为某种线索。我想,有趣,这跟抽签是差不多的道理。老太太今年88岁了,她数到了自己的罗汉,面相看上去挺慈祥平静的。那尊罗汉是双手外摊地,老太太问,这是什么意思,大婶说,这是在要钱,叫你儿子给你拿钱,哈哈。

我也数到了我的,那尊罗汉的表情看上去并不乐观。我偷偷看了她一下,不知道她又没有数到自己的。。。。。。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提起大林寺,怎么不想到这首诗。这首是白居易被贬江洲时期所作,诗里的大林寺在江西。

白居易,字乐天。可是他一生并没有“乐天”过。讽喻成癖,是他的情怀,也是他的原罪。贬居江洲给他的打击非常沉重,那几年是他一生最大的转折。就像王小波说的,他被锤了。

在写这首《大林寺》桃花的前一年,白居易还写了一首名篇叫《琵琶行》,词藻绮丽,凄美无双。论文学地位,这首小诗当然不足以与《琵琶行》相比。但是我不喜欢《琵琶行》。一方面是《琵琶行》渲染的气氛太忧伤。一个红颜不在的商妇,一个被贬而不得志的诗人,在江头相遇。红颜诉凄凉之苦,也惹得诗人感抑郁之怀。另一方面,我也不太理解,就算这个琵琶女是曾经是教坊的乐妓,但现在已经是别人老婆了嘛,老白怎么能深更半夜把人家唤来弹琴。。。。

我觉得这首小诗更有情趣。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我离不开生活中的小惊喜,哪怕只是一树桃花。

嗯,白居易的大林寺里是有桃花的。虽然我眼前这座并没有,但是我的心里有。